142試讀《恐是恐怖電影的恐 ── 深泥丘奇談 ・ 續》

  tn 

恐是恐怖電影的恐 ── 深泥丘奇談 ・ 續

作者:綾辻行人(Yukito Ayatsuji)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2/10

 

《試讀心得》

實在慚愧自己的孤陋寡聞,涉獵不廣,對於日本推理小說親炙不多,更從未拜讀「新本格」派大師綾辻行人的作品,對於書中的介紹諸多不解,有如芒刺在背,真是彆扭得很,總不能不懂裝懂,唬嚨過去,於是Google一下,解我心頭之惑!

 

本格推理,是推理小說的一種流派,又可稱為正宗正統古典派傳統派。以邏輯至上的推理解謎為主,與注重寫實的社會派流派相對,不注重寫實,而以驚險離奇的情節與耐人尋味的詭計,通過邏輯推理展開情節。

本格派可滿足以解謎為樂趣的讀者,通常儘可能地讓讀者和偵探站在一個平面上,擁有相同數量線索。部分本格推理小說中會有「向讀者挑戰」的宣言(例如艾勒里·昆恩),也就是告訴讀者「到這裡你已擁有足以解開謎題的線索」,挑戰讀者是否能與偵探一樣解開謎題。因此,注重公平與理性邏輯,是本類型推理的特徵。

新本格派(New Mystery,新本格推理),指的是從1980年開始的日本第三波本格推理潮。由島田莊司領導,綾辻行人等人實行。

「新本格」這一專有名詞,其實就是1987年講談社在出版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時所發明的賣點和噱頭的廣告詞。然而該書因為風格迥異於當時程式化的社會推理派,一路熱賣並受到讀者尤其是年輕讀者的廣泛關注,催生了大量同類作品的出版,「新本格」作為一種風格流派便產生了。因此1987年那一年,更被被稱作「新本格元年」。

在《21世紀本格宣言》中,島田莊司認為新本格的未來發展應該糅合電腦,網路,醫學(大腦研究)等新科技元素。在1987年後,任何本格推理小說都可被稱為「新本格」,意義其實並不大。

新本格派名家

在1987 年發表了成功的殺人十角館,被公認是本格派的復興之作,那一年,更被被稱作「新本格元年」。 綾辻行人成功的將敘述性詭計推廣到日本。他的館系列(已經出版九本,從1987年的《殺人十角館》開始,這個以融合了其恩師島田莊司和他筆下的占星師偵探御手洗潔的姓名的偵探島田潔的系列,從本格的解謎推理到新本格派敘述性詭計都有涉獵,是一位風格多變的大師。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6%B0%E6%9C%AC%E6%A0%BC%E6%B4%BE

 

早期有位作家曾說過人類普遍都有「偷窺」的癖好,所以喜歡聽故事,看小說,欣賞戲劇,多少都是為了從別人的故事中滿足自己偷窺的欲望。姑且不論她的論調是否正確,但我絕對不否認自己喜歡聽故事,看小說,看電影。閱讀小說的樂趣不外乎在於享受優秀說書人所呈現的故事,如果還能從故事當中額外獲得某些自己前所未聞,或超越自己專精領域的專業知識,那就是更大的喜悅了,這正是「閱讀」所帶給讀者視野上的拓展。《恐是恐怖電影的恐 ── 深泥丘奇談 ・ 續》即是兼具享受看故事的滿足,還有驚悚奇幻的感官刺激,更從中獲得恐怖電影、日本民間信仰、精神醫學、物種意識說,蝦蟹綱目等專有知識的樂趣,值得推薦給喜好驚恐刺激或推理小說的朋友們!

 

這是一部風格獨特的驚悚小說,無論題材形式,或是文字風格都是獨幟一格的。雲淡風輕的敘事手法,卻帶給人無比的疑惑,如墜濃濃的霧中,其實故事中的場景正是頗多發生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霧中或夢境中。整部小說是由10則短篇小說所串成,故事主軸都是圍繞著推理小說作家自己最近常感到失眠、健忘、暈眩中所發生的詭異事件。這些既詭異又恐怖的事件通通沒有答案,結局都是在更大的驚悚中嘎然停住,留給讀者更大的恐怖想像空間,這是優秀的綾辻行人利用人類世界許多懸而未決的疑問,對讀者提出思考的挑戰,正是這部小說的魅力!雖然我未曾看過第一集,但據說這兩集小說風格相同,主要的出場人物與事件發生的地點都完全相同,而且也無須顧慮非得要按照篇章的順序來閱讀,因為每一則都是獨立的故事,只要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來欣賞日本怪談即可。

 

故事剛開使用極大的篇幅敘述詭異的安靜中,杳無人跡的神社卻不時出現詭異的鐘聲,然而就是無法找到造成鐘聲可能性的線索,詭異中的詭異緊緊的折磨著我,我隨著文字的氛圍百般思索到底何方神怪?是藏於鈴裡面「那個」軟軟有觸手的東西嗎?眼見著答案即將揭曉,作者卻在強烈的暈眩中失去意識,等恢復意識後,剛剛的所有記憶卻完全消失,只留下身後微弱的鐘聲糾纏著他混亂不明的腦海。我深深被鋪陳的詭異氛圍所吸引,感受那種「無聲之聲才是最恐怖的聲音」,「無人之境才是最恐怖的空間」,總覺得在那詭異的安靜背後潛藏著不平靜;在那闃無人聲,靜無人影的每個角落都有無限的恐怖可能!

 

閱讀過程中,作者常有時空錯亂的感覺,或者腦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越努力追憶過去的模糊輪廓,卻連現在自己的輪廓也變得越來越模糊,他極感困惑混亂,無數的「為什麼?」包圍襲擊著他!讀著讀著,我也不斷被作者挑戰,不斷思索「瘋子的腦中世界真的事這樣嗎」?「人死後的世界」、「失智老人的意識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世界?是一座空城,還是深不見底的黑洞,或是漫長沒有盡頭的隧道?這應該是眾生共同的疑問,這是一個值得探討既有趣又悲傷的世界!

 

在《狂櫻》裡同學會為什麼他不斷看見死去的同學,還可以跟死人對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如真似幻的迷離幻境裡反覆交叉出現在「我」的感官裡。所以我聯想起電影攔截記憶碼》,難道「我」的腦中的一切都是假象嗎?唉!反正讀者永遠得不到答案,所有的故事結局都是在強烈的暈眩襲擊吞噬下,整個世界都是扭曲的!這一切的聲音、身影、現象都是作者個人的「我覺得是這樣」、「我是這麼想的」……顯得多麼疑惑與無力呀!似乎在暗示「我」的感官是有問題的,似乎也在提醒讀者「不必太認真」,那只是老在暈眩的人的感覺。搞不好什麼都不存在,精神有問題的人們意識世界根本就是個「傾斜的世界」!

 

這本小說以推理小說家「我」作為視角,所有似幻似真的情節皆以他罹患「心之黑影」所造成記憶模糊、暈眩做為包裝,合理的編排一個個既驚悚又有趣的故事。整本小說不但有脈絡、有邏輯可尋,連文字也都有一貫性的重覆,並且大量用加了底線的黑體字強調重點。例如涉及敏感話題都用「那個」、「這個」帶過,當劇情無法合理解釋時,就來個「強烈的暈眩來襲!」並且用「我覺得是這樣」或「妻子、其他人用疑惑的眼神看我」來故佈疑陣,進而勾引讀者想一探瘋子作家到底會如何的興趣!不過在情節過程中卻也不忘推崇這位推理小說家異於常人的「觀察細膩」與「不放過任何細節」的特殊能力。具有如此能力的人腦子可能會出問題嗎?造成讀者陷入自我矛盾的思考對話中,也是閱讀的樂趣之一!

 

我非常佩服綾辻行人,每個精彩的故事看似只是他信手拈來的題材,但卻都處理得非常合理,可見他真是個說故事的天才,難怪他可以掀起一股「新本格派」推理小說的旋風,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推理作家!由於他的涉獵極廣,喜歡恐怖電影,所以發展出模仿恐怖電影情節的驚悚情節,讓讀者跟著享受恐怖命案的推理解謎樂趣!值得推推推!

 

非常感謝皇冠出版所提供精彩刺激的試讀機會!

《本書簡介》

京都有種種古怪之處,請務必要謹慎處理。
日常與異常的、邏輯與非邏輯的、人與非人的 … …,蠱惑而吸引人們注目的妖魅世界。
既可怕也可笑,既奇怪又神奇,綾辻行人打破舊風格的怪談小說第二集。

  推理作家最近身體不太好,常常健忘、失眠,某天更突然感到異常的暈眩,天旋地轉無法克制,他來到住家附近的社區醫院──「深泥丘醫院」看診。沒想到這個醫院怪事連連,像是腦神經科的石倉(一)醫生、消化器官科的石倉(二)醫生都長得一模一樣,女護士咲谷小姐更是神出鬼沒,到處都可以看到她的影子。
  而且這個地方到了晚上會發出怪聲音:唧唧唧、叩叩叩、嘰伊伊、咪嗚咪嗚 … … 作家也開始看見奇怪的東西,像是:獨眼的地藏菩薩、奇怪的象形文、小孩的腦、黑色的大鳥 … …
可是,當他覺得奇怪而告訴其他人或是妻子,大家卻都覺得這是在深泥丘地區很正常的事情,反而用疑惑的眼神看他,但是在這裡長大的作家,卻對這些事一點記憶都沒有。究竟是他腦子有問題?還是其他人都怪怪的呢 … …

<鈴>
我在空無一人神社散步,卻聽到神社裡傳來鈴鐺聲。沒有風、沒有人、沒有動物惡作劇,鈴鐺自己響了起來。我覺得怪異,於是過了幾天又回到了神社,發現原來是神社的鈴鐺自己響起,鈴鐺就像個孩子的腦,裡似乎藏了什麼,不斷地動著、誰也沒法使它靜止 … …

<小貓眼蟹>
我自小就不喜歡吃甲殼類食物,因為小時候親眼目睹奶奶為了做螃蟹湯而將螃蟹活生生敲碎榨成汁,不知道每隻被活生生殺死的甲殼動物,會不會心存怨念?當怨念累積到臨界點,就會反噬到人的身上 … …

<狂櫻>
我參加了小學同學會,發現只要在場的其中一人暫時離席,其它人就會編造他的死因,假裝他已經死去,然而等離席的人一回來,又裝作沒事繼續聊天。我百思不解,便問了比較熟的朱雀同學,卻還來不及問出原因,他就在還沒輪到編造他的死亡原因前,就先離開聚會。同學會過後,每個人都繼續生活,唯獨朱雀死了 … …

<心之黑影>
我的肝被檢查出了陰影,那種東西被稱為「心之黑影」,是大多數人都還不了解的未知之物。在醫生的建議下動了手術摘除它。術後醫生將切除的「黑影」裝在盒子裡還給我,並勸我不要打開來看,然而好奇之下,我還是打開了盒子,那個黑影,看起來竟是如此可口美味 … …

<恐是恐怖電影的恐>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出現了模仿恐怖電影的連續殺人犯,我則變成警官和石倉鑑識醫生(現實生活中的主治醫生)一同辦案,最後卻發現自己早已成為殺人魔的獵物 … …

<深泥丘三地藏>
深泥丘有三尊地藏菩薩石像。分別是一隻眼、兩隻眼、三隻眼,分散在深尼丘附近。三尊中,唯獨一眼的地藏菩薩下落不明,只有一個精神病患者自稱他曾看過獨眼的菩薩對著他睜開眼。對這個傳說感到不安的我,在夢裡變成黑色的大鳥,看到了獨眼的菩薩對我睜開眼,淹沒了這個城市 … …

<ソウ>( SO )
我又夢見自己變成警官,和石倉醫生一同勘驗命案現場。
死者皆胸腔碎裂,大量內出血而亡,留下「そうです。」(羅馬拼音:sou desu)的死前留言。命案接二連三,我們不禁聯想到有人是模仿恐怖電影「奪魂鋸(英片名:Saw)」,殺死不愛惜生命的人。最後我們終於在第三個現場發現了大象的腳印,原來凶手是一隻大象(ゾウ 發音為Zou),眼見大象已向我們衝來,我和石倉卻沒力氣逃走 … …

<切割>
謎樣的如呂塚遺跡,出現了謎樣的、類似人類的屍體。屍體被完整的切割成五十個等分,凶手並被試圖焚屍。警方逮到凶手為神社的住持,卻無法了解犯案動機與屍體的真實身分,這一切,似乎都與從很久以前就存在在此地的某種不明物體息息相關 … …

<夜之蠕動>
我發現家裡的燈罩裡有隻奇怪的蜈蜙在蠕動,然而妻子卻什麼也看不見。於是我拿起殺蟲劑殺了那隻蜈蜙,正要收拾牠的屍體時,屍體就消失了。因被蜈蜙咬了一口的我來到醫院看診,並向石倉醫生說了事件,想不到咲谷護士卻對我說,或許我看見的不是真正活著的生物,而是其他人都看不見的 … …

<廣播塔>
深泥丘公園裡有座荒廢的廣播塔,是戰前用來廣播新聞的工具。明明已經荒廢而無法播音的廣播塔,孩子們卻圍繞在它四周,彷彿聽見什麼而微笑著,而老人們則是圍著它掉淚。無法得到解答而輾轉難眠的我,不知何時離開了床,來到塔的前面,受到強烈吸引的我將耳朵靠著塔牆,竟聽到了不可思議的可怕聲音與奇幻景象 … …

《作者簡介》

綾辻行人(Yukito Ayatsuji)

  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日本京都人。京都大學教育學系畢業,並取得京都大學博士學位。一九八七年,他還是研究所的學生時,即以《殺人十角館》在文壇嶄露頭角,掀起一股「新本格派」推理小說的旋風,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推理作家。而他後來陸續發表的「殺人館」系列不僅深受讀者喜愛,更奠定了他在推理文壇的地位。一九九二年,他並以《殺人時計館》得到第四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除了「殺人館」系列外,他的「殺人方程式」系列、「殺人耳語」系列,以及恐怖小說「殺人鬼」系列等作品,也都博得了很大的迴響,而長篇傑作《童謠的死亡預言》更榮獲《周刊文春》一九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的第一名!

  一九九八年他親自撰寫劇本,並兼任導演,完成電腦遊戲「惡夢館」。一九九九年,他又得到第三十屆麻將名人賽的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拿到「麻將名人」的推理作家。

 

arrow
arrow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