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的愛情部落格》│薩芙

當人們開始在網路書寫,你已經遺落了你的心...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1372

 

當人們開始在網路書寫,你已經遺落了你的心……。 

 

  

 

第一屆馥林都會小說獎首獎決選作品。 

知名作家、作詞家、主持人陳樂融、療癒系才女作家夏霏摯情推薦

2011年最動人的都會小說-當人們開始在網路書寫,你已經遺落了你的心……。

一部網路與現實交疊的感人之作-最深刻的回憶、最直擊人心的愛情故事。

新世代網路族群情感獨白-誰也無法不在意,因為主角就是你!

人們內心深處所遺落的事物,往往羈絆著得來不易的愛情。

不知自己是誰的妻子,

因害怕遺忘而寫,如泡泡般的幸福才能持續;

自認是生命藝術家的整型醫師,

不斷上網尋找獨特的美麗基因;

擁有天籟美聲的樂壇才女,

堅決不露面演唱,

創作只為隱匿繞著別人轉的自己;

腦袋靈活的娛樂雜誌記者,

天天瀏覽部落格,他關注的又是什麼?

他們都在尋覓內心所遺落的事物,

手裡敲著鍵盤,而看不見掉了滿地的愛情。


 

薩芙

我視閱讀為一種精神治療,用雜食的速度餵養性靈,以書寫來釋放被我禁錮而無法行動的每一個思想。著有《搜尋愛情》。

部落格:http://blog.udn.com/missthink


 

 

第一章 遺落的自我

  因孤獨而逃避到網誌世界之中的她,還是會陷入網誌世界文字的孤獨,孤獨完全沒有消失,與之對抗是徒勞無功的。

  淺野廣美,網齡一歲,書寫是因為害怕遺忘。

  網誌:只是說說而已。

  暱稱:泡泡。

  廣美不知道這樣曝露自己的私密,算不算得上是一種自戀或是被窺,她瞭解那個不斷書寫的自己容忍不了寂寞,那種期待被知悉的心情。

  這樣的自己,顯得孤獨,有時候若不發出訊息,還真擔心體內純粹的靈魂,漸漸被時間以及某種來路不明,像是黑暗這類的東西,所慢慢吞噬。

  一到夜晚,廣美整個人便吸附在鍵盤、螢幕前,聽說這是一種文明病。

  病兆就是只要遠離電腦網路,就會焦躁、非常慌亂,定不下心來,就算上了網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

  這種情況是漸進式的,原本只是打發時間,無聊玩玩;留言板突然來了些訪客後,便認真經營起來,投入時間後,更欲罷不能。

 

  廣美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阿司。

  龐大的資訊反而使她更加錯亂,文明在這種時候反而是一種野放,只好隨波逐流。

  廣美固定會把自己一整天的心境,化成文字傳送到部落格上。

  她什麼都能寫,像是天氣、花朵、庭院裡的盆栽還有跟阿司的生活。

  可是,廣美常常覺得那些寫出來的生活行徑,不太像是真正的自己。

  似乎有什麼樣的東西被抽掉了,比如說:醜惡。

  沒有人會真正把自己的不良於行,裸裎在陌生的數位河流裡,即使有,那也是最大的邪惡了。

  廣美把所有的叨叨絮絮放在部落格上,把部落格命名為「只是說說而己」。

  至於她是否真的只是說說而已,也無法確定。也許,她只是想透過這個方式,不再沉默,逃脫孤獨。

  一切就緒,只是在網路暱名上,廣美暫時填上「我不知道我是誰」。

  廣美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也許下一秒,她又會喪失曾經擁有的記憶了。

  那種恐懼簡直像是一條麻繩,緊緊地勒住她的脖子,難以呼吸。

  在生活上,廣美所能仰賴的人,只有阿司。

  從她自醫院清醒的那一刻起,阿司就守在廣美的身旁,日以繼夜地照顧,他對廣美體貼入微,好的不得了。

  有時,廣美看著眉宇間總是有著特殊意志的阿司,她就會有一種,即使天塌了,也可以活下去的勇氣。

  清醒後,她聽到最美的話就是:

  「我們結婚了。」

 

  這應該是所有女人最喜歡的話了,但為什麼廣美總覺得有點不切實際,飄飄然的,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廣美什麼也想不起來,如果白紗是女人夢昧以求的幸福,她真不該毫無記憶。

  「等妳康復,我們可以隨時再來一次。」阿司開玩笑地說。

  「跟同一個男人再婚?」她嘟起嘴,有些生氣。

  廣美可不喜歡阿司的幽默呢。

  如同一般女子,她曾經問過阿司,是否為他生命中第一個女朋友?

  得到的答案很實際,他坦承曾經有過要好的女朋友,她並非第一,卻是唯一。

  唯一

  這個答案,讓廣美放下半顆猜疑的心,至少阿司是正常的。對廣美而言,被愛就是最溫暖的依靠。

  廣美對阿司過往的相處經驗的記憶是完、全、空、白。

  愛一個人,卻毫無記憶,比錯愛還令人痛苦。也許有人不瞭解,遲疑結婚對象是否可以與自己過一輩子,這道步驟一省略,反而沒有結婚的踏實感。

  從醫院到阿司家,廣美曾經設想,這段戀情是別無選擇還是義無反顧,後來證明,她希望是義無反顧,事實卻是……別無選擇。

  到阿司家一個月以來,廣美從沒出過大門一步,這很扯,卻是真的。

 

  對於這間房子以外的世界,廣美有一種強烈的恐懼,總覺得出了庭院的那扇花雕鐵門,會把她刺得體無完膚,這麼說來,她還挺傳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像個小媳婦似的。

  關於兩方的家人,她問過阿司,彼此的父母都到哪去了?

  阿司說:「我的父母都過世了,妳只剩下父親,不過,還不是相見的時候。」

  母親去世這件事應該是很悲慟的,但是廣美卻沒有哀傷的記憶,她越來越不喜歡,過去空白的感覺,雖然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想抹掉一些過去。

  阿司安慰著廣美,「有些人想盡辦法,拋掉悲傷的記憶都不如願,妳不妨用幸運來看待,就當自己重新開始。」

  廣美無法這樣以為。

  總覺得人生不該是這種淡淡的味道,似乎有某塊不堪留存的記憶被割開了,而被拼入新的記憶,就像──阿司。

 

  阿司的工作時間被切割得十分零散。有時三更半夜才回來,甚至到天亮才見得到他人,有的時候傳呼機一響,他又得急忙出門,沒日沒夜地。

  剛開始,廣美總是把時間花在打掃、種植庭園裡的玫瑰與香草,這些事情駕輕就熟後,時間大量地空了出來,很快又被無聊包圍。

  百無聊賴之下,廣美開始留意到一些阿司瞞著的祕密。

  阿司有一間工作室,工作室用夾板分隔成裡外兩邊,外面那一塊空間,除了一扇門,其餘面壁的空間全是頂天立地的開放式書架,架上的書有一半以上是原文書,廣美無法閱讀,而中文書裡,只有幾本小說可以翻閱,打發點時間。

 

  阿司的知識領域與她截然不同,完全把廣美隔絕在外。

  裡面那一間,阿司經常趁廣美睡著時使用,有時她會被阿司痛苦的呻吟聲吵醒。

  第一次,她聽到時,從床上爬起,緩步地進入工作室,書架上的書不小心掉了下來,只見阿司推開門,臉色大變,語帶強迫,冷靜地對她說:「怎麼不再睡一會兒?」

  「我剛聽到了一些聲響,所以起床看看。「廣美小心回話,深怕觸怒阿司的禁忌。

  「哦,是醫院的傳呼機讓我發了脾氣,疲累得忍不住吼出聲。最近院內的事務真是太壓榨人了,跑了些護士,煩瑣的行政事務,纏得我都快要受不了了,等會兒我還得出去,沒什麼事的話,妳先去睡吧!」

  「這麼晚還要出門?」她一面擔心阿司,一面叮嚀著,「那你可得小心點。」

  阿司點點頭,擁抱了她一下,說完便拉上工作室的門,把廣美的迷惑也關在門外,不知道他在裡頭都做些什麼事。

 

  這時的阿司,實在像是可怕的陌生人。

  踱步到廚房喝了一杯冷水,打開冰箱時,阿司己經把冰箱裡的菜都補滿了,廣美心想,他都那麼忙,還記得這些柴米油鹽的小事,其實他是很細心體貼的,要是自己會開車買菜,就能替他分擔點勞務。

  走到床上,廣美回想著來到阿司家的這些日子。

  老實說,實在很單調。

  這樣平平凡凡的日子,別人應該也是如此吧?婚姻不就是這種面貌,平平靜靜地守在一起取暖,只要在某些時候保留著各自的空間與時間,就能維持下去,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單純了。

  就在想著阿司種種的當時,廣美聽到砰地一聲,阿司己經出門去了。

  開門的當時,灌進了涼風,從門底下滑進臥室。

 

  如果,阿司真的是體貼的丈夫,那他在出門之前是不是該進臥室,對妻子說:「我要出去了。」、「早點睡。」之類的話呢?

  是不是苛求太多了?有時,她會這麼想。

  夜深了……

  看著牆上的時鐘,十二點整。

  真糟糕,廣美完全睡不著了。她很容易失眠,腦袋裡只要有一點兒想做的事,就會無法再繼續睡。

  整個屋子靜得慌,只剩一些,像時鐘這類機械聲響,滴……滴……滴……

焦躁像風一樣滲入廣美的肌膚。

 

  她打開電腦,連上最近熱中的愛情部落格。她花很多時間在這上頭。瀏覽、搜尋、加入我的最愛……

  無意中發現一個女孩所寫的網誌,她的網誌名叫「用妳的孤獨來換」。

  剛開始看到網誌名時,心頭一驚,「孤獨」那兩個字,就像殺蟲劑般,把她體內的病蟲糾了出來,感覺自己隨時都會被吃掉似的。

 

  那個女孩打算用這樣的心情來寫部落格嗎?廣美十分好奇。

  不過她的網誌一片空白,沒有任何文章上線。

  她的網路暱名叫做「遺落的塵埃」。

  這個名字感覺上比廣美還要孤獨,彷彿完全不屬於這個世界。

  好笑的是,誰又知道這世界是不是真的,到處都充滿光怪陸離的事,搞不好廣美的世界才是假的。

  逃避就是這麼一回事,往自己相信的地方逐步靠近。

  不知道為什麼?遺落的塵埃會引起她的注意。也許廣美本身就像是一粒塵埃,隨著阿司而揚起,阿司不在,她就落下,靜靜地。

  非找些事做不可,時間是最大的敵人,必須想辦法消磨它。

 

  廣美把視窗切回到自己的網誌。

  印入眼簾的黑底灰字,就好像是平時的生活,黑色底如深夜,靜靜排列的灰字就像她現在的心情。

  阿司從來都沒有看過這些心情傾吐,在這小小的自由天地中,又擔心著有一天會破滅,就像她和阿司間,微妙的婚姻關係。

  而她現在所寫的文字,就像是記錄一切,破滅前的美好痕跡。

  但願美好是可以永久保存的。

  如果陌生是他性感的基因,那麼孤獨對廣美來說,是種甩不掉的遺傳。

  我是一隻被飼養的金絲雀,文字是我唯一自由的飛翔……

  廣美專注地敲打鍵盤。她喜歡在深夜裡寫一點散文、詩、小說……

  沒有意外的話,在那之後,她可以很平靜地入睡,但每次這麼想,惡夢又開始降臨。

劃破天際的汽車碰撞聲,耳際總是有吵雜人聲。廣美的四肢像被釘住一般,無法動彈,眼睛怎麼也睜不開來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霧白轉為暗黑,有一種溼熱的觸感,從身體緩緩流出……鹹鹹的……

  接著天旋地轉……

  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覆……再重覆……

  這個夢反覆出現在廣美情緒較為低落的時刻,記憶就停留在哪,毫無進展。就像片頭的警告聲明,接下來,才是她眼前的生活。

  對廣美來說這是條線索,甚至害怕不會再做這樣的夢,更恐懼某些一時想不起來的東西自此消失。該歸咎日子太過單純,她才會鑽起牛角尖,老是在同樣的事情上,打轉。

  老是弄這弄那,時間都消磨掉了。

  一轉眼,天就亮了。

  廣美一整晚沒睡,整個人虛得很。

  客廳電話鈴聲響了三下,她正要起身去接時,它就停了。

  不太像是阿司打的,他一向很有耐心,也許是打錯電話的人也不一定,廣美想。

  上午九點鐘左右,門鈴響,她以為是阿司回來了。

 

  開門後,發現是送貨員,他搬著擴音器、音箱、伴唱機,還有錄音設備進屋子來,一個長得細瘦高大,戴著太陽眼鏡的男人,身上散發著一股刺鼻的香水,扭擺著腰臀走進來,薰得她無法順暢呼吸。

  「唉,我的小美人兒,妳可康復了沒?再不出現,我可要跳樓囉。」

  男人的出現,讓廣美陷入了一種莫明的恐慌,心悸得厲害,除了送信的郵差外,這是她在家以來,第一次接觸到外人,而且是一群大男人。

 

  幸好,阿司這個時候回來了,他把公事包放在桌上,要她先回房去,她在窗口看著那個男人跟阿司比手劃腳的談論著,而阿司眉頭深鎖,雙手插進口袋,心事重重的樣子。

  廣美不在乎那些男人是幹什麼的,只知道阿司的表情一直都是僵直且凝重的。

  那些人離開後,阿司坐在階梯上,點起一根菸來……他把頭望向房間,顯得十分疲憊,廣美對他點點頭表示不要緊,不知道這可以振作他多少精神。

  她知道阿司並沒有因為點頭而有所放鬆,甚至還更加沉重。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廣美的心中充滿著困惑,對於那個男人熱切地叫喚,不就表示他是認識她的,可是廣美卻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廣美實在討厭這種不確定感……更討厭他們讓阿司困擾的逼迫神情。

  走到客廳,看著地板上的一堆設備,阿司走了進來。

  「阿司,他們是什麼人……﹂廣美還是開口打破這份沉重。

  阿司坐在沙發上,示意要她坐到他身旁。這種時候,廣美就會像隻寵物貓一樣,乖巧地過去撒嬌。

  「妳最喜歡唱的一首歌是什麼?」

  「跟他們有關嗎?」

  「妳先回答我的問題嘛!」

  廣美深吸了一口氣,「阿司……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太困難了。」

  「抱歉。」

  「沒關係,你不是故意的。」

  「這樣子好了,我每天會帶幾首歌回來讓妳聽聽,喜歡的話就跟著唱,打發點時間。」

  「是沒什麼不好,只不過,感覺有點壓力。」

  「就當做一種興趣的培養呢?」

  「老實說,我比較喜歡……」說到這裡,廣美遲疑了一會兒,「比較喜歡做做菜之類的。」

  阿司笑逐顏開,「妳做的菜己經很棒了,一天沒吃會生病。」

  廣美淺淺地笑著……轉身,走進廚房。

  她不知道為何要隱瞞阿司,自己喜歡寫寫東西這一項興趣,總之廣美希望這是一種秘密進行的活動,只屬於她。

 

  不知不覺,己經快十二點,廣美作完菜,阿司三二下就把菜掃個精光,「我真的非常愛吃,妳這道菜嫩煎小羊排,迷迭香很入味。」

  「那是因為,門外有塊很棒的庭院,可以種植香料植物。」廣美開心地笑著說。

  「山裡的空氣好,水土佳,種什麼都可以長得很好。」阿司自豪地表示。

廣美轉過身,餘光瞄到阿司盤中的羊小排時,著實嚇了一跳,因為小排骨上較難用刀切除的餘肉,他都能清得乾淨,一切都有條不紊。

  這種俐落的刀法,完全不用手去拿來啃,還真令人有點心裡發毛。廣美想。就算她用菜刀,也不見得有辦法剔得這麼乾淨呢。

 

  阿司也替她把小排切得乾淨,讓她能順利入口。溫柔的服務。

  「別把自己弄得太累,最重要的是多休養。快來吃吧。」阿司說。

  廣美端來一瓶MogenDavid 微甜紅葡萄酒,她喜歡在餐前,喝上幾口。

  吃飽後,阿司伸了一個懶腰,疲倦感襲上他身。

  他推著廣美進入臥房,「等一下再清理嘛,妳先陪我睡……」阿司像個孩子般撒嬌著。

  「阿司,以後還會不會有不速之客來家裡呢?」

  「不會了,我保證。」

  「我很害怕……」

  阿司緊緊地摟著她,「不會有事的。」

  廣美躺在他的臂彎裡,說那個怪夢,講還不到一半,他己經發出沉沉的酣睡聲。

 

  熟睡中的阿司,五官很好看,身體散發著一股暖香,很想鑽進他的腋窩,躺著,忽然有種幸福至極的感覺飄逸在他們之間。

  這樣的下午,真的好奢侈。

  之前,廣美曾經懷疑阿司外遇的疑惑,隨著他還帶點稚氣的臉龐而消彌了。

  阿司只是太累了,廣美這樣告訴自己。

  電話鈴聲響了三下,又停了。

  阿司翻了個身,不太舒服的樣子。

  廣美走到客廳,乾脆把電話線給拔了。

  電話線可以拔,但是傳呼機廣美可就不敢關,要是醫院有什麼急事,擔誤就不好。這點自持,她還是有的。

  回到臥房,睡意己經沒了,真要命。對於規律的生活,睡眠時間便漸漸縮短。廣美的睡眠障礙,很嚴重。

 

  陽光,從窗外灑進來,開著廿五度的冷氣,室溫剛好。這樣的下午,非常適合寫作,或者寫作其實就是一種情緒,可以隨時隨地產生。

  廣美把窗戶打開,讓外頭的空氣吹進來,山裡的涼風,有一種治療人心的妙處。

  按下電腦開關,廣美回頭又看了一眼阿司,確認他己經沉沉入睡了。

  好像做賊一樣。廣美想。

  打開網誌,廣美又看見了「遺落的塵埃」的網誌輪播。

  好奇心使然下,她點進去看網誌,遺落的塵埃第一篇文章終於上線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點讓廣美十分雀躍。

  遺落的塵埃的網誌,第一篇文章的標題是<城市裡>

  你又把我擺在一旁,任時間沙河掩埋我孤寂的身軀

  遺落的心跳如同鈴聲,每個單音都是血痕

  我又把你視為唯一,任空間地域區隔你踟躕的臉龐

  你的背影如同月落時分,每一刻都是等待

  那是你誓言的戳記,別忘,我-愛-你。

遺落的塵埃 BY 愛情部落格 於 October 17, 2010 1:03 PM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活動日期】

2011106日起至20111026日止

 

【活動辦法】

網路生活中,我們購物、談心、分享八卦,最後常常將情感寄託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遺落的愛情部落格》中,主角在部落格中追尋生命中遺落的那個角落,而你,又在網路世界中追尋什麼呢?

【我的迴響】

我本是誤闖「網路叢林」的小白兔,為了躲避現實世界的紛擾煩憂,網路就是一片參天的綠林,只要我不現身,洪水猛獸徒奈我何!這片綠蔭密佈的叢林裡,精神食糧永不匱乏,諸多網友精彩的文章,提供我精神世界的芬多精。網路曲徑通幽,條條網路通往一片片桃花源,只要避開陷阱,就能享受文化的訊息,美食的介紹,好康的活動,網友的互動。網路世界是個現實世界的鏡界反映,應有盡有,但無須千里奔波,無虛拋頭露面,只要一指就能搞定!在網路世界,我是號令天下的K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