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冥王星》│夏茗悠

北大才女、新概念一等獎獲得者、《萌芽》雜誌明星作者、《光年紀》年輕主編-夏茗悠青春畫卷之《再見,冥王星》?等你學會在漫天塵埃中微笑起來,夏茗悠會親手指給你看,在那悲傷的彼岸有幸福存在。活動方式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802 

 

講述轉瞬即逝的美麗年華 

華麗低調再次盛放

 

——你記起了嗎?曾經有一顆行星因為弱小得看不見而被踢出了九大行星。

——那顆灰色的小星球至今還在某個被人遺忘的角落默默地旋轉著。

——看不見呢。可是我卻聽得見。

——宇宙中傳來的哭泣經久不息。

 

單影,一個平凡的成績中下的高二女生,一個孤獨的認為自己的命運與被踢出九大行星的冥王星相連的女孩,一朵炎炎夏日悄悄開在牆角的小白花。

被老師嫌棄,被同學排擠,被父母忽視,連唯一的朋友韓迦綾也一直利用她,直到有一天她走進一個男生的視線--穿著再普通不過的裙裝校服,像自然光下用DV攝成的一段失色的映畫,孤單又壓抑,讓他的心瞬間崩陷一塊。

時光靜靜流逝,男生和女生,平淡卻心酸地度過那些溫暖或黑暗的日子。

帥氣的、聰明的、受歡迎的少年。

平庸的、愚鈍的、遭孤立的少女。

喜歡的心情終於有一天在距離面前悲哀地灰飛煙滅。女生提出與男生分手,男生出國留學,女生經過努力意外考上一類本科。

兩年的時光,女生幾乎以為自己獲得了重生,神奇地長高,成為別人眼中大眼睛、長腿長髮、有點冷傲的美女,卻一刻無法忘記從前的自己,不能夠忘記那個跟她說“我在乎的”、聽得見她內心哭泣、給過她溫柔關懷的美麗少年。要如何才能原諒自己,沒有與他一同走向未來?

最後的最後,單影拼命趕往機場,去告訴那個回國又匆匆離去的男生,三年後,請一定一定回來……

冥王星並不孤單,如果你相信它有唯一的衛星卡戎與它的相戀。


 

夏茗悠

在網上搜索夏茗悠,你會得到80後,青春文學,美女作家,人氣寫手,北大才女……

有關夏茗悠的頭銜,你會發現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萌芽》雜誌力捧得明星作者,陽光雨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監,《光年紀》雜誌主編,……

比較夏茗悠的文風,她的文字比落落、張悅然更傷感唯美;她的故事比饒雪漫更華麗偶像;88年出生的小小女生,才華堪比郭敬明、韓寒,成為新一代青春文學領軍人物! 


 

單影盯著樹枝間飄蕩的雲朵,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所以並不知道顧鳶是什麼時候重新出現在司令臺上的。

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男生沉默著坐在上面看書,也沒去注意單影是睡著還是醒著。

女生的視線拋開綠樹白雲,偏了一個銳角。

大家都認為顧鳶長得帥,可究竟帥在哪裡呢?單影沒留意過,甚至沒仔細看過他的臉。現在仔細看起來,五官什麼的,也不過有點特別,雖然的確比一般水準好點,卻也沒到傳說中那麼神奇的地步。

回想起來,那麼多女生暗地裡尖叫著「prince」,一提到他就裝暈倒其實是很誇張的行為吧。

但是不可否認,顧鳶比自己見過的任何男生都更像個男生。

然而,究竟哪點讓他看起來很男生,又說不出來。反倒皮膚偏白這點可以稱得上是反例。

單影想得頭痛,放棄了。

心裡下出定義:總之,是個特別的人。

 

醒來的女生發出的細微聲響引起了男生的注意。

顧鳶往下看了一眼,把書塞在司令臺後面,跳下臺階,在女生身邊躺下來。

這個舉動嚇了單影一大跳,差點驚得坐起來。

「我也看看妳經常躺這裡看的是什麼。」男生望著天,沒有側過頭,好像是對空氣說話。

單影想了好一會兒才想到回答:「看雲。」

「每次看不都一樣麼。」

女生搖搖頭,「每次看都不一樣。今天的雲和昨天的不一樣,這一秒的雲和下一秒的不一樣,這一朵和另一朵也不一樣,它們有完全不同的形狀。它們和日子不同,日子都是重複的,可是它們有很大區別,不同形狀的雲有不一樣的感情,有的很快樂,有的很……」

單影突然停了下來。

男生轉過頭看向她。

「大部分都很悲傷。」不知怎麼的,從雲想到了自己,突然就哽咽了起來,單影用低低的聲音說道,「……我好想逃離這裡。」

 

顧鳶看著單影大約十來秒,突然坐直,繼而手撐地站起來,踩上學校圍牆的欄杆,三兩下就敏捷地翻到欄杆另一邊的人行道上去了。

單影目睹這一系列突如其來的動作,坐在草地上猛眨兩下眼睛,「你、你……幹嘛?」

隔著欄杆,顧鳶朝單影做了個招手的動作,「妳也過來。」

女生還是感到莫名其妙,「哈——啊?幹、幹嘛?」

男生蹲下來,換成和女生平行的高度,女生看見小小的自己掛在對方瞳孔裡。男生朝女生伸出手來,下頦處的臉部斂出乾脆又溫柔的線條。

「逃離這裡。」

 

——逃離這裡。

 

單影微怔,繼而也站了起來踩上欄杆。

女生的眉毛像柳葉一樣舒展開,眼睛不很大,可是會彎成柔和的弧度,讓人聯想起某種甜蜜的糖果,小而翹的鼻尖聚著一丁點陽光,嘴角並沒有明顯的上揚,這使得她幼童般的小圓臉依然維持著原本的可愛形狀。

顧鳶有一瞬間的出神,原先是不知道的,單影笑起來非常非常漂亮。

只稍微托了她一下,就像小動物一樣落在地上。單影並沒有多重,不像這個年齡的正常女生。

 

學校的警衛從監控攝像頭發現了異常狀況,遠遠地追過來。

顧鳶拉起單影的手腕,往前飛奔。

風聲掠過耳畔,發稍被吹拂得款擺。單影一邊跑一邊望向身後很遠很遠的地平線,警衛叔叔變小消失的地方,知道有個沉重的世界已經被自己拋棄了。而前方有很長的路,雖然是不曾瞭解的存在,但顧鳶在身旁……

顧鳶和自己在一起。

 

明明我只是顆視星等柒的【卑微】行星。你是憑藉什麼看見我的呢? 

告訴我,這個世界,真的有【奇跡】存在麼? 

 

【第三話  天狼星光度】 

『壹』

在大巴上顛簸了一個多小時,被迅速往後的青色樹木晃花了眼,困倦感襲來。不知不覺失去意識,醒來的瞬間,映入眼簾的首先是前排座位髒兮兮的靠背,白布蒙著灰。身體還在搖晃,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腦袋沉沉地痛。旅途像沒有盡頭。

單影直起腰,揉揉太陽穴,才突然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剛才睡覺時枕著的,其實是顧鳶的肩吧?

大量冷空氣瞬間侵入肺裡,整個人立刻完全清醒了。與此同時發生的是皮膚下翻騰起的熱潮,從臉頰一直延伸到頸部。每個毛孔都被撐開。

男生左手支在車窗邊緣撐著下頦,半垂著眼瞼,面無表情。醒著,看上去也完全沒有睡著過的跡象。從側下方單影的角度望去,男生瞳孔中央偏上處有小塊的高光,像鑽開的小孔,裡面填著暖意。黑色的區域迅速轉過一個銳角,高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有點鼓鼓的臉。

單影微怔。也快速把再次熱起來的臉轉向前方。

「醒了?」

「嗯。」女生略微一點頭,眼睛餘光掃見男生揉著右肩的小動作,「對不起。」

男生一愣,很快明白過來,「沒事。」輕鬆的語調讓人安心。

「不要緊嗎?」女生用鞋尖蹭著前座的腿,「顧鳶也和我一起跑出來。我是……很任性的人吧?」

男生「哧」地笑了一聲,「我翹課可比妳多。」

「為什麼呢?以前的顧鳶不是這樣的。仔細想來,是這個學期才……」女生注意到男生神色的細微變化,「啊。你不回答我也可以的。」

男生沉默了幾秒,「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友情?」

顧鳶微側過頭,看向單影,沒答話。

「是那個吧?能聽見冥王星說話的朋友?」

「是她。不過,不是友情。」

「欸?愛情?」

「是唯一的親人。」

「啊?啊。對不起!」

男生愣了片刻,反應過來,「哦,妳誤會了。我父母都健在。只不過,關係淡漠。」

「哦……這樣啊。」女生的腦海裡浮現出為自己爭吵著的爸媽,心裡忽地暗了一片,「因為關係淡漠就單方面不承認親情,真是絕情呐。」

男生笑笑,也不爭辯。

這寬容使女生突然大膽起來。同時憶起前一天目睹的甜品店事件。

「在顧鳶心裡,夏秋是怎樣的存在呢?」

男生抿著嘴沒有馬上回答,但並不是拒絕回答的表情,相反,像是在認真思考。過許久,才開口:「不知道。」

「喜歡麼?」

「不知道。」

顯然不是單影滿意的答案。女生有點失望,可好奇心卻不減,「那麼,韓迦綾呢?」

「更不知道。」

「欸……真沒勁。什麼都不說。」女生佯裝生氣,把臉故意往右側扭過去。

「真的,不知道。」

沉默半晌,女生忽然脫口而出:「那我呢?」

自己把自己嚇了一跳。呼吸一滯,心跳的節律亂起來。怎麼會突然當面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終於,到了。」男生的目光落在車窗外。

「欸?」

「妳喜歡的地方。」

「欸?」

過半天,才發覺車已經停了。零零散散的乘客匯向中間的走道陸續走下車去。單影慌張地站起來,腦袋冒失地撞在行李架上,卻沒感到鮮明的疼痛,下意識地回頭看一眼,顧鳶的手護在行李架前。

男生的臉上出現了可以被稱為「淡然一笑」的表情。

並不能確定自己最後一個問題他有沒有聽見。

 

上車之前就出現過奇怪的對話。

「我們去哪裡?」

顧鳶說:「妳喜歡的地方。」

不是「我喜歡的地方」,也不是「妳說不定會喜歡的地方」,而是「妳喜歡的地方」,沒有任何其他可能性。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

天色鬱鬱,水面粼粼。海岸線綿延向無窮遠。

單影學顧鳶脫下鞋子,坐在柔軟的金色沙灘上。多雲天氣,沒有多麼陽光明媚,但壓抑的雲層倒是和渾濁海域很相配。風過時卷起海浪,踩著恆定的節律朝岸邊湧來。數百隻海鷗點綴在視界裡,空氣中夾著腥鹹氣息。

因為是淡季,遊客稀少,海灘顯得有點蕭瑟。但這蕭瑟以靜謐卻磅礴的神祕感震撼人心。

女生閉著眼努力深呼吸。

「我原先一直以為海是很美的,藍的天藍的水。沒想到是這麼荒蕪的景象。讓人看了好難過……可是,我喜歡。」

「以前沒來過麼?」

單影搖頭。

「其實我覺得沿途感覺更好,可惜妳睡著了。從陸家嘴到三甲港,標準的從水泥森林到原始自然。」

女生笑起來,「聽上去真的有『逃離』的感覺呢。」邊說邊仰面朝後躺下去,伸出手指框起各樣雲朵。與在學校不同,此刻面前是完整且看不到盡頭的天空,「人好渺小,這是第二次感受到了。」

男生將手肘擱在立起的膝蓋上,回頭看向單影,「第一次是?」

「小學時在學校看了一部科普片。」

「科普片?」男生有點意外,印象中對方顯然是對這些沒興趣的人。

「嗯。叫《宇宙與人》。那天連著放映了兩部電影,後一部是《小雞快跑》,散場時所有同學都在對最後小雞拉住繩索抬起頭的大反轉津津樂道,可是我,因為先看了《宇宙與人》,所以對後來的動畫片完全沒心思。總覺得,那部電影把我整個人生軌跡都改變了,終生難忘。」

「妳的興趣還真特別。小學生,喜歡動畫片才是正常的吧。」

「平時我也是喜歡動畫片的。」

「回憶起來的話,雖然物理不算好,可高一時妳天體物理那一章的考分是超過我的。這麼解釋我就能理解了。」

女生苦笑著攤攤手,「可是,當時被老師懷疑作弊。」

顧鳶愣住了,心裡坍陷一片。

 

其實,當時的單影是想緊接著告訴對方自己一點都不在乎的。

可是當男生一言不發站起身拍拍沙礫,回轉身來朝向自己,逆著光把手伸到自己面前,光線為他鑲著邊,又繼續繞過他,順著他的手臂一路下滑直到不偏不倚地落進自己的眼睛裡,瞳孔被虛無的光硌得生痛。

忽然就濕了眼眶。

 

宇宙那麼【龐大】,而我如此【渺小】。 

整個宇宙中朝我而來的光線,只有這【唯一】的一束。 


  

【活動方式】

 每個人都有一段難以忘懷的青春時代,或許甜蜜或許酸澀,快來分享屬於你/妳青春時代難忘的回憶,可以是一段初戀也可以是摯友間的故事,最能夠觸動小編的文章就有機會可以獲得由北大才女夏茗悠的青春文學小說《再見,冥王星》一本。(50字以上)

  

【活動贈品】 

《再見,冥王星》乙冊,共10名

   

【我的迴響】 

青春宣言

青春是一種心態/

而非數字符號/

青春是敢愛敢恨敢嗆聲/

青春是內在住著一隻刺蝟/

卻不知該低調優雅/

還是快人快語/

衝撞所有的不滿/

我知道我的血液中/

同時並存著謙卑與狂放/

既浪漫也衝動/

於是勇敢孤獨的扮演起網路警察/

充分蒐證/

鍥而不捨的追緝/

那無恥的網路竊賊/

為了阻遏她的惡行/

甚至賣命到電腦爆掉/

損失六千大洋/

也在所不惜/

幸好任務圓滿達成/

替別人找回該有的公平正義/

心中真是無限狂喜/

一度懷疑我是現代唐吉訶德/

我知道我有時魯莽無知/

有時徬徨無助/

有時卻假裝羽扇綸巾/

故作瀟灑/

但這就是青春的過程/

是人生必經之路/

也是真實的我/

我知道年少輕狂/

都將化作生命的養分/

以及回憶中的绮麗色彩/

這飛揚的青春情懷/

將造就我人生的精采歲月/

等將來回首往事/

我將無悔/

畢竟自己曾經青春熱血過/

雖然時間會用皺紋/

證明它的存在/

雖然歲月會用妥協/

老化我們的心/

但我不願向年歲臣服/

我要用健康的身形/

輕巧的身手/

洋溢的熱情/

陽光美善的決心/

向惡勢力宣戰/

青春是我身心的圖騰/

希望青春恆在我心/

即使滿臉皺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