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養成計畫》│迴響贈書活動

是男?是女?傻傻分不清楚!?你常遇到模樣撲朔迷離,害你分不清性別還叫錯對方稱呼的窘況嗎?或是你的裝扮常在路上讓別人對你產生誤會,還發生過尷尬經驗爆笑事蹟呢?以迴響的方式,寫下你或朋友曾因性別上的誤會鬧出笑話的有趣經驗,分享出來就有機會獲得《魔王養成計畫》新書一本。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688

 

人生的岔路口,要特別留意陌.生.人!

 

你想過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嗎?

其實沒有那麼嚴肅啦,只要能開開心心的過日子不就好了?

所以,在我的心裡面,有一個遠大的計畫──

首先,我需要一個充滿魅力的男性……男性……男性……

於是我遇上了她,是,沒錯。

被我當作美少年撿回來的流浪漢,其實是個女的。

雖然「她」是個洗衣板,不過「她」確實是個女性。

所以我的計畫被迫胎死腹中了嗎?

才不呢!就算養成的對象變成女性,也不過只是增加一點點麻煩而已!

一點點的麻煩……真的……只有一點點……

(眼神死)

 

【活動方式】

 以迴響的方式寫下「你或朋友曾因性別上的誤會鬧出笑話的有趣經驗」

【活動贈品】 

《魔王養成計畫》乙冊,共10名

    


 【 作者介紹】

米奈亞

1%的愚蠢和4%的中二以及95%的懶散所組成的個體。

很難想像當初與朋友的一段聊天,可以變成一部作品,更難想像會變成實體書送到各位手上,

這本書的未來會是怎樣很難講,總之這段時間請多多指教。  


【試讀摘文】

魔王真的是個好職業啊。

  以這句話為開頭,我腦中開始竄出無限條名為胡思亂想的奔流。

  只要放出風聲,說傳說中的某某寶劍可以擊倒自己,那就會有許多人自動幫你追尋那樣武器,並且親自上門來雙手奉送。

  想到這我就不禁開始好奇,當有一天魔王宣稱自己討厭西瓜,那第二天城堡門口會不會被西瓜給堆滿呢?

  不過缺點是每天的每個時間都會有冒險者前來打擾,運氣差一點的話可能洗澡洗到一半就得光著身子出去應付冒險者,所以這時候就可以充分了解到城堡內守衛的重要性了。

  只要能雇用大量魔物以及建造大量陷阱,讓冒險者忙到手忙腳亂,這時候再出面輕鬆解決他們,這點也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外加上通常冒險隊伍中,有時候都會參雜著美麗的女性──為什麼會有外表美麗的女性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拿來提振士氣的吧,至於怎提振就別想了,每個人方法不一樣嘛。

  不管如何,將她們俘虜之後,有良心一點的是自己用,沒良心的話就賣出去讓大家一起享用。這些舉動雖然會引來更多人的討伐聲浪,但這也只是表示會有越來越多的錢袋。

  至於為什麼強大的魔王下場都會是被勇者所擊敗或者是封印呢?我想一定是因為魔王覺得賺錢賺夠了,想收山去享清福,所以才會假借著被打倒或者是封印的名義逃跑吧。

  會這麼推論的原因在於,歷史上所有自稱自己打倒或封印魔王的勇者,包含我祖先在內,全都是只憑著單方面的說辭。也因為魔王都沒有出面反駁,所以每個人都會真的相信是勇者擊敗了魔王。

  至於為何勇者凱旋而來都會帶回許多魔王城的寶物?我想那一定就是魔王所給的遮口費吧。

  這麼說的話,既然當魔王有這麼多好處,那是不是可以試試看呢?

  滴答!

  一陣從臉部傳來的冰涼感打斷了我的思緒,我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只見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時轉為黑壓壓的一片,並且有幾滴雨水落下。

  「啊拉?」

  唰!唰!

  然後瞬間轉為大雨。

  原本同在街上的行人皆快步奔跑著。我也不例外,畢竟我可沒有在雨中漫步的浪漫情懷,所以我快速環視四周,選定了位於前方不遠處的一間餐館奔去。

  在這場雨結束前就在裡面打發一下時間吧,我這麼決定著。

  就在我快步要走進餐館前,位於餐館外的一樣事物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一團黑漆漆的物體,不,仔細一看的話,是全身用著已被汙泥染成黑色的破布蓋著的人。

  此時的他,正蜷縮在剛好可以躲雨的屋簷下。

  其實像這樣的流浪漢在每個城鎮的街頭到處都是,至今也經過不少城鎮,所以類似的情景見過不少。

  平常的我對於這類的事情完全不會留心,只是不知為何,剛剛經過這名流浪漢前面的時候,我似乎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而對於我的目光,那流浪漢卻是完全不理會,只是抬頭看著陰霾的天空。

  雖然說他的臉龐幾乎都被長髮蓋住,看不到他此時的表情,不過卻可以清晰感覺到,從他的身影散發出被世界所拋棄的孤單氣息,如果此時流浪漢喃喃自語的話,吐出的想必是詛咒這世界的話語吧。

  正當我想要仔細打量著這名流浪漢的容貌時,餐館內的服務生叫住了我。

  「這位客人,請問一個人嗎?」

  「麻煩,兩位。」

  「欸?這位客人,請問您的意思是?」

  我不理會服務生的反問,只是上前叫住了那名流浪漢。

  他占滿汙泥的臉龐轉向我,雖然從這樣的臉讀不出表情,不過卻可以清楚看見他的眼神充滿疑問與防備。

  「你願意讓我請你吃頓飯嗎?」

 

**********************************

 

  「麻煩從這邊到這邊都各來一份。」

  我手指在菜單上比劃著,而看清楚我所指的範圍後,服務生的神情瞬間從不滿轉為笑容。

  「請稍等,馬上為您送來。」

  我再次體會到金錢的驚人魔力。

  而在等待菜送來的這段期間,我和他之間的氣氛大概就是……

  「你怎麼會在外面流浪?」

  「不知道。」

  「你家住在哪呢?」

  「不知道。」

  「你流浪多久了?」

  「不知道。」

  ……之類的尷尬氣氛。

  不過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如果只聽他聲音的話,大概會聯想到十五六歲正值青春的甜美少女吧。

  如果是還沒變聲的緣故,那眼前的人似乎比我想像中的年輕。

  不過他這樣的態度……

  啊啊,就算是我也有點難以招架呢。

  正在我束手無策之時,剛點的菜及時的送了上來,他開始用著驚人的速度掃蕩著剩下的料理。而我則是饒有趣味的看著他,在心裡面悄悄的定下了一個計畫。

  就在我盤算著可行性的期間,他已經將桌上的菜餚掃落一空。

  只見他似乎十分滿足的摸著他的肚子,雖然看不清楚樣貌,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一臉幸福的神情。

  「嗝!」

  接著他一臉幸福的打出一個飽嗝。

  只是這情景只出現一瞬間,下一秒他馬上就恢復正襟危坐的坐姿,低頭不語著。

  不過從他露出長髮,完全紅掉的雙耳來看,剛剛的那聲飽嗝似乎令他自己覺得十分難為情。

  也許現在就是時機了。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現在還不知道你名字也挺奇怪的,所以可以至少跟我講你的姓名嗎?」

  如我所料的,他露出遲疑的神情,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我才看到他嘴唇慢慢張開。

  「沐月……」

  那聲音大概是如果不仔細聽會忽略掉的程度吧。

  「沐月啊,真是個好名字。」

  然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接下來的動作是起身然後準備離開。

  「等等!」

  看到這情景的我,當然是快速的阻止了他,畢竟他可是我這計畫能不能實行的關鍵呢!

  在聽到我的叫喚之後,他身體微微震了一下。

  然後看似下意識的以一手抱胸,一手抓住上衣下襬,大腿微微夾緊的奇怪姿勢面對著我。

  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終於來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之類的氣勢吧。

  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啊?

  看到他這樣的動作,讓我微微苦笑著。

  「我不是想對你怎樣,我只是想問你,如果可以的話,你會不會想結束這樣流浪的生活呢?」

  「結……束?」

  「其實我目前想執行一個賺錢計畫,不過單只我一個人是作不到的,所以我需要一個人的幫忙,而最好的人選就是你,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想邀請你吃飯的原因。」

  他思考了一陣子後,坐回了原本的座位,而這樣的動作讓我鬆了一口氣。

  「那……咱……能幫上汝什麼忙?汝從咱身上渴望的是什麼?」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用的稱謂是古老的用語。

  「咳,其實具體來說這些都還在規劃中,我現在無法確切的說明,不過你別擔心,我不會要求你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如果到時候你真的不能接受,打算離開也是可以,而這段期間的吃住都是由我負責,就算你離開我也不會向你討取任何費用,並且我們兩個的關係都是對等的,你只要用平常的態度對待我就行了,如果真要說要你做什麼的話,目前來說我只要你這個人陪在我身邊就可以。」

  聽完我說的話後,他再度低下頭去,彷彿在考量些什麼,而我就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他的答覆。

  過了好一陣子,他才抬起頭來,雖然眼神中透出的仍然是濃濃的防備,不過可以看出有一絲堅定。

  「好。」

  聽到了他的答覆,我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我站起身來,並且朝他伸出了手。

  「我叫做潮,請多多指教。」

  接下來的就是跟沐月說明整個流程了。

  起先他十分專注的聽著,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眉毛突然越來越上揚,而到最後則是毫不掩飾的錯愕。

  「有……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我的問題後,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咱承認汝的計畫十分的優秀,只是汝犯了一樣根本性的錯誤。」

  他說這話的時候,參雜著微微的怒氣。

  「那就是咱的性別在生物學上是女性!」

  「什麼?妳是女生?」我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沐月。

  「難道咱像個男性嗎……」她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哀怨。

  也對啦,白皙柔嫩的肌膚外加上這麼美的臉龐以及動人的大眼睛,這麼漂亮的女生被誤認為是男生,對她而言應該打擊很大吧。

  雖然罪魁禍首是我就是了。

  只是……我視線從她的臉往下看去,她發育這麼不好,也不能怪我會認錯嘛……

  察覺到我的視線,她趕緊用手遮住胸部,然後有點怒氣的抬起頭瞪著我。

  我尷尬的搔了搔臉,「那這計畫只好暫時取消了。」

  不過此時沐月卻開口說道:「不,沒關係,計畫照常進行,咱試試看。」  

 

【  我的迴響】

有一次在健身房,剛從浴室沖澡出來,看見一個男生闖進來,東張西望的,心裡一陣慌亂,雖然自己浴巾圍得很密實,但難免還是被嚇到了。更何況更衣室裡有不少豪放女,春光四溢,春色無邊哪!為了防止這色膽包天的登徒子淫計得逞,我趕緊問:「請問…」,話還沒出口,女業務員隨後進來,「林小姐,這是衣物櫃…這是…」。天啊!天啊!這傢伙怎麼可能是個女的,頭髮極短,這叫三分頭嗎?身高180有吧!厚夾克,牛仔褲…,身材極其魁梧,說實在的,全身上下渾然找不出任何女人味。既然業務員都稱呼她是小姐,難不成我還強要身分證明,或驗明正身?算了吧!後來相處一陣子過後,終於知道她的確是個女的,只是愛作中性打扮罷了!我當初的這一段就成了我們友誼的開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