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屋5-窺獵》│菲莉絲.卡司特 P. C. Cast

愛與不愛都痛苦,但戰鬥的傷疤美麗無比。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長期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944

愛與不愛都痛苦

但戰鬥的傷疤美麗無比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面臨抉擇令人掙扎痛苦。

我渴望跟他在一起,但我不願意被佔有。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我總是犯錯。

但命運馱負著我,奔赴一次次的抉擇。

 

有時是銀藍色月光照耀下的草地,周圍林木間傳來拍翅的聲音。有時是大海中的小島,島上有潔白的宮殿。他總是以美麗黑翅將她擁入冰冷的懷抱,如此令人驚懼的夢她喜歡。然而,是他侵入她的夢,還是她召喚他入夢?

 

他說,這畢竟是她的夢。但是,她知道這絕非出自幻想。柔依清楚,他是邪惡、傲慢的神祇。但她好哀傷,因為她也感覺到,墮落的是天使,原本不應如此。那麼,柔依自己呢?她真的知道自己是誰嗎?對她,他的意圖何在?

 

他只說,他要挽回「往昔」,因此他必須消滅「現今」。原來這一切不是夢。即便在清醒的時刻,暗影之中猶有暗影,彷彿鬼魅,一雙陰森的紅色眼睛始終追躡著柔依。那究竟是什麼?在大樹的枝椏間,魅影既是仿人鴉,也是如幻似真的邪惡女祭司長,柔依即將承受致命的攻擊。

 

摯友史蒂薇.蕾身邊的紅雛鬼已拾回人性,雖然他們有所隱瞞,仍讓柔依忐忑。復活的神箭手史塔克,卻沉淪為更邪氣的活死人雛鬼,嗜血,而且貪戀情欲。但他似乎擁有夢的鎖鑰,而柔依始終無法忘卻初衷,不願放棄。

 

是的,關於感情和男孩,柔依還在學習,還需要學習。潛藏在地底坑道,艾瑞克回到柔依身邊。她知道他是理想對象,女孩渴望的白馬王子。但艾瑞克的吻是如此霸道,對她的渴求是如此強烈,而且企圖阻攔她跟西斯會面。啊,好男人有時很壞,壞男孩有時很好,她不確定自己要什麼了。


 

菲莉絲.卡司特(P. C. Cast)

小說作品曾獲奧克拉荷馬書獎(Oklahoma Book Award)、美國圖書館協會YALSA Quick Picks for Reluctant Readers、稜鏡獎(Prism)、茉莉葉獎(Daphne du Maurier)、霍爾特獎章(Holt Medallion)、桂冠獎(Laurel Wreath)等多項肯定,並曾進入全美讀者選書獎(National Readers’ Choice Award)決選。資深的英文與寫作老師,住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陶沙市(Tulsa),也就是本書故事發生的地方,「夜之屋」的所在。


  

夢境始於撲翅聲。事後回想起來,我知道我早該認出那是不祥之兆,因為仿人鴉已被釋出。然而,在夢境中,那只不過是背景聲音,有點像電扇旋轉或電視轉到購物頻道的聲音。

夢中的我站在一片美麗草地的中央。黑夜裡,一輪盈月高掛草地四周的樹木頂梢。明亮的銀藍月光投射出影子,讓一切恍若浸在水底。柔軟的草經微風吹動,在我的裸足間拂掠旋舞,宛如波浪輕拍海岸。濃密黑髮在風吹拂下,從我的裸肩上揚起,彷彿一層紗,襯著我的肌膚飄動。

裸足?裸肩?

我低頭,驚愕得小小尖叫一聲。我穿著一件非常短的連身鹿皮衣、前胸後背都是巨大的V字領,領口垂肩,露出一大片肌膚。衣服美極了,潔白色澤,飾以流蘇、羽毛和貝殼,被月光映照得閃閃發亮。整件衣裳鑲綴著繁複圖案的飾珠,美到令人難以置信。

我的想像力簡直太酷了!

這衣裳喚起某個回憶,但我置之不理。我不想花腦筋──這畢竟只是夢!因此,我沒有流連在似曾相識的畫面中,而是在草地上翩然起舞,幻想著當紅男星柴克.艾弗隆和強尼.戴普忽然出現、肆無忌憚地對我調情。

我隨著微風轉圈搖擺,左右張望,似乎看見高聳巨樹之間閃過什麼影子,動作怪異。我頓住,瞇眼想看清楚黑暗裡的動靜。我明白自己是怎樣一個人,老做怪夢,心想自己說不定在夢裡創造出了一瓶瓶可樂,懸掛在枝椏上,像是什麼怪水果,等著我摘取。

就在這時,他出現了。

在草地邊際,樹木的陰影裡,有個身影現形。我可以看見他的身軀,因為月光就映照在他光滑的赤裸肌膚上。

裸體?

我頓住。我的想像力失控了嗎?我可沒打算跟裸男在草地上嬉戲,就算他是神祕迷人的強尼.戴普先生。

「妳猶豫了嗎,我的愛人?」

我聽見他的聲音,全身戰慄,而樹葉沙沙低鳴,傳出可怕的嘲笑聲。

「你是誰?」我很高興自己在夢裡的聲音沒有洩漏我的恐懼。

他的笑聲跟他說話的聲音一樣低沉動聽,但也同樣令人畏懼。樹木在一旁眈視。那笑聲在枝椏間迴盪,然後變得彷彿看得見,一聲聲飄向我,圍繞著我。

「妳怎麼裝得不認識我?」

他的聲音拂過我的肌膚,我手臂上寒毛直豎。

「沒錯,我認得你,你是我創造出來的。這是我的夢,你是柴克和強尼的綜合體。」我凝視著他,遲疑了。我像是滿不在乎,其實心臟跳得快要迸出,因為這傢伙顯然不是這兩個男星的綜合體。「嗯,要不,你就是超人或白馬王子。」我不願面對真相,只管胡掰瞎扯。

「我不是妳的幻想產物。妳認識我,妳的靈魂知道我。」

我沒移動腳,身體卻緩緩移向他,彷彿被他的聲音拉過去。我接近他,仰頭再仰頭……

是卡羅納。打從他開口說第一句話,我就知道是他,只不過我不願承認。我怎麼可能夢見他?

噩夢──這一定是噩夢,而不單純是夢。

他全身赤裸,但並非全然的有形有體。隨著微風輕拂,他的身形波動搖曳。在他身後,就在樹木的深綠陰影中,我看見他那群仿人鴉兒子的幽靈身影。他們以人類的手腳攀附在樹枝上,畸形鳥臉上的人類眼睛盯視著我。

「妳仍堅稱不認識我?」

他眼睛黑黝,猶如無星的夜空。全身上下就只有那雙眼最具體,還有那柔和如水的聲音。就算這是噩夢,也仍是我的夢,我可以醒來!我要醒來!我要醒來!

但我醒不來。無法醒來。我無法控制,掌控噩夢的是卡羅納。他製造了這個夢和這片幽暗可怕的草地,他把我帶來這裡,關上我身後的門,阻絕了真實世界。

「你想幹麼?」我快速說道,不讓他聽見我的聲音在顫抖。

「妳知道我想幹麼,我的愛。我想要妳啊!」

「我不是你的愛人。」

「妳當然是。」這次,是他移動,靠近我。我感覺得到他那靈幻軀體散發出的寒意。「妳是我的埃雅。」

埃雅,幾世紀前切羅基族女智者創造出來囚禁卡羅納的女孩。驚恐竄遍我的全身。「我不是埃雅!」

「妳能統御元素。」他的聲音像愛撫,可怕又美妙,令人迷醉又驚駭。

「那是我的女神賜給我的禮物。」我說。

「在妳能統御元素之前,妳就是由元素構成的。妳的存在是為了愛我。」他的巨大黑翅振動揚起,輕輕往前撲打,將我摟入他魅影般冰冷如霜的懷抱中。

「不!你一定把我和某人搞錯了。我不是埃雅。」

「妳錯了,我的愛,我在妳身上確實感受到埃雅的存在。」

他柔軟的翅膀緊緊抱住我。他的身軀似真如幻,但我可以感覺到他。他的身形是一團冰霧,嚴冬似的寒氣逼入夢中我的溫暖身軀,凍傷我的肌膚,卻同時將電流導入我的身體,燃起我的欲望。這欲望,我不想感受,但無力抵抗。

他的笑聲好誘人,我想沉溺在其中。我閉眼傾身,大口喘氣,感受他靈體的寒氣摩挲我的胸部,帶給我一種既痛苦又美妙的愉悅感受,讓我無法自已。

「妳喜歡這樣的痛苦,這痛苦帶給妳快樂。」他的翅膀收得更緊,他貼緊我的身體變得愈來愈硬挺、冰冷,表現出更火熱的痛苦。「臣服於我。」他原本就悅耳的聲音,因著激情撩動而更加誘人。「我在妳懷裡待了幾世紀。這次,我們的結合將由我掌控,而妳將陶醉在我帶給妳的歡愉中。拋開遙遠女神給妳的枷鎖,來我身邊,當我的愛人,肉體和心靈上真正的愛人,我會給妳全世界!」

我突然聽懂他話中的意思,痛苦與愉悅的煙霾因此穿破,猶如露水在陽光照射下消渙。我拾回自己的意志,踉蹌退出他翅膀的擁抱。一縷一縷冰冷的黑煙如捲鬚向我的身體攀附……碰觸……愛撫……

像一隻不悅的貓亟欲甩開身上的雨水,我猛烈晃動自己,黑色煙縷從我身上滑脫。「不!我不是你的愛人。我不是埃雅。我也絕不會背離妮克絲!」

我一說出妮克絲之名,噩夢瞬間瓦解。

我在床上坐起身子,顫抖,喘氣。史蒂薇.蕾在一旁睡得好沉,但我的貓咪娜拉清醒得很。她低聲嗚嗚叫,拱著背,整個身體鼓成一團,瞇眼直盯著我的頭頂上方。

「啊,可惡!」我驚呼,跳下床,轉身仰頭查看,以為會見到卡羅納像巨大蝙蝠盤據在我們上方。

什麼都沒有。上面沒有任何東西。

我抱起娜拉,坐回床上,顫抖的手不停撫拍她。「只是噩夢……只是做了噩夢……只是噩夢。」我這麼告訴她,但我知道這是撒謊。

卡羅納真的存在,而且不知怎麼地,他有辦法透過夢境來找我。
  


  

【活動方式】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面臨愛與不愛的抉擇都令人掙扎痛苦。如果是你,你會因此而放棄自己的自由意志嗎?

 【活動贈品】 

 夜之屋5-窺獵》一冊,共5名  

   

 

【我的迴響】

人若失去了自由意志,那就如同行屍走肉的活死人,這樣活著真是悲慘,不但失去生存的意義,還真是失卻生存的尊嚴。甚至淪為他人犯罪的工具,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我才不願意呢!雖說自由意志常讓人愛與不愛都痛苦,但戰鬥的傷疤美麗無比!人生不經一番寒澈骨哪德梅花撲鼻香呢? 人若失去了喜怒哀樂的能力,也就失去喜怒哀樂得人生樂趣。人生並非只有起點與終點,即使過程必須經歷氣喘如牛,必須經歷頭破血流,必須經歷痛徹心扉,納都是來世上走一遭所必經的力成。帶著傷疤,帶著微笑,帶著回憶終老,才是人生的財富。所以我決不認人擺佈,我選擇聽從自由意志的聲音過我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