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辛特拉精靈 & 神化之子》│泰瑞.布魯克斯

泰瑞.布魯克斯著作在全球銷售超過一千五百萬本!,最新作品《沙娜拉創世紀》三部曲《末日之子》(Armageddon’s Children)、《辛特拉精靈》(The Elves of Cintra)、《神化之子》(The Gypsy Morph)則細膩刻劃了末日前夕的混亂與人類的掙扎,立刻成為奇幻文學領域的一個新里程碑,更確立了他最多產、最成功的奇幻小說作家之地位。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882

沒讀過他的作品就不算讀過奇幻小說!

           

黯黑勢力的全面來襲,人類滅亡的末日危機!

美國本土已淪陷在惡魔勢力的圍困之中,兩位聖言武士接受召喚,穿越這片瘟疫肆虐之地,效力於已整軍備戰的善之大業。

羅根.湯姆前往荒蕪的西雅圖,保護一群街童與傳說中的神化之子─血肉之軀的他,卻命中註定擁有足以拯救人類的魔法力量;安琪拉則是從洛杉磯的廢墟出發,抵達了屬於辛特拉精靈的神秘領域,尋找改變命運的力量,然而一路尾隨在孤獨的聖言武士身後的是兇惡野蠻的黯黑勢力,面對末日陰影的層層逼近,全人類將面臨滅亡的危機,他們決心挺身而戰……

泰瑞.布魯克斯 著作在全球銷售超過一千五百萬本

藝能界、國內暢銷作家、知名廣播主持人、奇幻小說界名人  聯手魔幻推薦!

綜藝鬼才 黃子佼|知名主持人 孫協志|知名演員  溫昇豪|閃靈樂團主唱 Freddy|奇幻文學創作者 LQY|警廣「YOYO life show 陪你讀好書」 堯堯|快樂聯播網「娛樂Funny Day」Annie|資深廣播人宋銘|中廣流行網主持人 王介安


 

泰瑞.布魯克斯 

十歲時,布魯克斯開始寫作。高中時的他,開始嘗試多元創作,包括科幻小說、西部小說、冒險小說等類型都是他練習的範疇,廿一歲時,拜讀了托爾金的《魔戒》後,一切就此改變。「我在奇幻故事中找到出路。身入其境後,彷彿置身家園,如魚得水。」布魯克斯如此說道。

磨練筆力六年後,布魯克斯於一九七七年出版了首部奇幻小說《沙娜拉之劍》The Sword of Shannara,不僅深受讀者喜愛,更造成極大迴響,使他成為首位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的奇幻作家,盤據排行榜長達五個月之久,亦被美國Legend遊戲軟體廠商改編成電玩。之後陸續出版了數本《沙娜拉系列》作品,同樣暢銷,奠定他在奇幻文學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而小說「聖言&空無系列」(Word & Void Series)當中的《與惡魔同奔》(Running with the Demon)與《聖言武士》(A Knight of the Word)被《落磯山新聞報(Rocky Mountain News)》評選為廿世紀最卓越的兩本科幻/奇幻小說。

八○年代,布魯克斯以流暢動人的文筆廣受年輕讀者青睞,其冒險故事更引領書迷進入奇妙的閱讀世界,無窮的想像力、討喜的角色、新穎的故事概念與錯綜複雜的情節,都是令書迷長年來沈溺於其作品的原因。

  浪人性格的他,並未迷失於一夕成名的功名。多年來,他持續創作,著作超過廿五本,包括《沙娜拉原始三部曲》(The Original Shannara Trilogy)、《傑利沙娜拉的航程三部曲》(The Voyage of the Jerle Shannara);跳脫奇幻小說窠臼,嘗試創新的《藍道佛王國系列》(The Magic kingdom of Landover);非小說類著作《魔法亦有顯靈時:從寫作生涯中學習》(Sometimes the Magic Works: Lessons from a Writing Life),以及根據喬治盧卡斯的電影劇本情節改編的小說《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Star Wars: Episode 1-The Phantom Menace)。

泰瑞.布魯克斯曾執業律師多年,現為全職作家,最新作品《沙娜拉創世紀》三部曲《末日之子》(Armageddon’s Children)、《辛特拉精靈》(The Elves of Cintra)、《神化之子》(The Gypsy Morph)則細膩刻劃了末日前夕的混亂與人類的掙扎,立刻成為奇幻文學領域的一個新里程碑,更確立了他最多產、最成功的奇幻小說作家之地位。類的掙扎,立刻成為奇幻文學領域的一個新里程碑,更確立了他最多產、最成功的奇幻小說作家之地位。 


(含創世紀 II 辛特拉精靈 & III 神化之子)

沙娜拉創世紀 II 辛特拉精靈

1

當羅根.湯姆往城牆走去的同時,聽見了一陣陣喊叫,突如其來的喧嘩,尖銳刺耳,感覺像是隱含了激動、驚愕的情緒。還在裡面的羅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趕緊加快腳步,顧不了一切必須低調行事,把該有的謹慎都拋在了腦後……

 

如果遲了……

如果霍克和泰莎已經被他們拋出牆外……

如果,如果啊……

 

這些話在他腦海裡,就像炙熱的煤塊在不斷灼燒著。他堅決相信自己不會太遲的,趕了這麼遠的路,只差一點就到了,絕對不會太遲的!但是一方面他在心中也非常自責,或許一開始就不該把霍克留在圍地裡的,當時就應該想辦法把他帶走,現在要救人,真的比登天還難了!

他手中緊握權杖,全神貫注地往前衝去。當他和無數圍地住民擦身而過,儘管很多人會轉身看他,卻沒有誰打算要去攔下他,或許是因為他們可以從羅根的眼裡看出,想要擋住他的去路──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並非明智之舉,因為他心裡的懊惱與憤怒,都在眼神中表露無遺!

  他持續奔往城牆邊,從腳下朝遠處延伸而去的運動場,眼前的觀眾席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被剷平,以便挪出搭建臨時屋的空間,一路上他急速穿梭在一堆由磚塊和木頭蓋成的小屋之間,沿著人行通道往上衝。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本聚集在牆頭,觀看霍克和泰莎被處死刑的人們,突然都一起往城牆下退去,他杵在原地,設法從人潮中交頭接耳的議論聲,聽出一些蛛絲馬跡——

「從來沒見過這種事,這絕對是魔鬼幹的……你有沒有看見那道光……」

「亮得就像一枚信號彈……」

「地上連個影子都沒有,然後又馬上暗了下來……」

羅根移身至小屋之間的狹窄甬道,找了一個遮蔽處,等著通道裡的人群散去。無論出了什麼事,眼前似乎都大勢已去,但究竟出了什麼事?

他從人潮裡逮住了一名離他最近的年輕人,逼問著:「告訴我怎麼了,為什麼所有人都跑個不停?」

年輕人面露慌張,彷彿比剛才在牆頭上所看見的景象更為驚恐,想說話卻又吐不出半個字,於是使勁掙脫了羅根緊攥著自己的手,重新擠入不斷湧過眼前的人群。

羅根離開了公共通道,開始在小屋之間迂迴地向上爬。他在走道裡快速移動,一邊閃過林林總總擋路的物品,或乾脆將水桶、掃帚、鍋子與各種炊具,直接往兩旁踢開,一路尾隨而至的是物主的叫罵聲。假若不是圍地裡的大部分居民都在爭先恐後地往城門方向推擠,他一定會引起注意的……

千萬不要是那兩個孩子啊,他暗自祈求。

 

當他爬上較高的屋層,這裡風大且冷,不宜居住,所以住屋稀疏散落,也因此火光和發電機的亮光都留給了低處的住民,天色更昏暗了,僅有的一點燈光,往城門和通往高牆的路照射而去。羅根終於穿出了屋群之間錯綜複雜的通道,這裡的建築物多了,大多是充作儲藏所的簡陋小屋,有一些圍地居民還零零星星地待在牆頭邊,往下張望。

「那兩個孩子呢?」他問了一位正在觀望的女孩。

她轉過身來看著他,看起來約莫十四、五的年紀,「什麼?」

「那個男孩和女孩呢?」他又問了一次。「他們發生什麼事了?」

她愣了愣。「所以……你沒看到?」

「我剛剛人不在這裡,你就告訴我吧。」

「噢、當時真的是神奇得不得了!守衛把兩個人一起丟出去,他們就像稻草人或沙包那樣從半空中掉落,沒想到突然出現了一道非常亮的光,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光,就把他們整個吞進去了,等到光消失之後,兩個人也都不見了!」

她轉頭俯看一下城牆外鋪滿碎石的地面,彷彿想要再確認一下。「我真的從來沒見過這種事,也沒人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她轉過身來。「不過,我聽到一個人說,那是惡魔的魔法,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是,」羅根回答。「那道光線看起來像不像從他們哪個人身上所發出來的?」

她搖搖頭,黃褐色長髮在微弱光線裡漾動,她把幾縷髮絲從眼前撥開。「不是,光線就只是突然憑空出現,將他們兩個人包圍起來,最後根本就看不見他們了。」

他私自暗忖這是怎麼一回事。最合理的解釋,是霍克的魔法──神化之子的魔法──,意外被施展開來了。但是如果這女孩說得沒錯,不是霍克施展的魔法,那又是來自何處的魔法呢?霍克和泰莎究竟是被救走了,還是逃過了一劫又落入下一劫?他知道在這裡一定找不到答案。

「喂、先生,我們認識嗎?」女孩突然問他。

他搖了搖頭。「不認識。」

「你好像有點面熟……」

他凝凝視著城牆下方的碎石地,地面上什麼都沒有,就連原本打算趁霍克死去時,吸納因死亡而剩餘的魔法與生命力的貪食怪也離開了,所有人全都走了。

女孩在他身旁倚著欄杆,詳細端看羅根的容貌。她突然移開了視線。「你看那裡,水面上的那些光線?好像一大堆小火光之類的東西。」

他朝她指出的方位看去,卻額外看見了其他的景象──沿著濱水區結集的貪食怪,光滑的黑色身軀湧現成群,不斷扭曲蠕動,以便更加靠近任何朝水面而去的事物,他又朝光線更遠處望去,牠們的數量多達幾百隻,令人寒毛直豎。

幾乎在同一瞬間,遠處城牆高高的瞭望台上吹起了號角,悲悽的尖嘯聲,在任何語言裡都代表著危險。有人打起了聚光燈,跟羅根一樣,明白鼓聲意味著什麼。

他從女孩身旁轉身。「我得走了,謝謝妳的幫忙。」

「嗯。你是不是來過這?」

他突然轉身回來,打斷她的話,因為一股源於挫敗與絕望的衝動,他已經受夠人們紛紛死去了,「去找妳的父母、兄弟姊妹,或是任何一個妳關心的人,和他們一起離開這裡!遇到誰就告訴誰!因為那些光線是從載了軍隊的船上發出來的,他們準備要圍攻這座圍地,把它毀了。」

她正要開始說話,但他一把緊抓住她的肩膀。「聽我說,我知道我在說什麼,我也見識過這軍隊的能耐,所以離開這裡,馬上走!我知道妳不想離開,但好好記得我說的,妳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

羅根把話說完便轉身就走,留下女孩盯著他背影,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表情盡是一臉錯愕。他沒有多餘時間用在她身上、也無法再為她做什麼了。她不一定會相信這些話,這裡的居民總是認為留在圍地裡最安全,寧願撐到最後一刻,而這可能就是他們被一一殲滅的原因,或許正因為如此,人類才會步向滅亡。

 

他沒有想到女孩竟從身後跟了上來並且抓住他的手臂,「你不是當真的吧?你是騙人的對不對?」

他定睛地細看她片刻,「妳叫什麼名字?」

「美珂,」她略帶猶豫地回答。

「好、美珂,仔細聽我說。我說的都是真的。那些船上都是瘋子,他們原本都是人類,跟圍地裡的男男女女一樣,可是他們摒棄了人性,對打算消滅人類人的惡魔俯首聽命,不是把人殺掉、就是帶回奴隸營,他們到處橫行,當然也不會放過這裡。圍地領袖都認為可以抵抗得了他們,覺得待在牆後就夠安全了,但是妳知道嗎?其他圍地的人原本也都這麼想,最後卻全遭殲滅了,這代表照這裡終究會淪落到相同下場的!」

「我沒有父母、也沒有兄弟姊妹,」摸了摸長髮,眼裡充滿恐懼地說。「我誰都沒有,我不知道怎麼辦,我該往哪裡去?」

羅根突然後悔對女孩說了這麼多,這些話只會把她嚇個半死,何況,這不過是一條命罷了,挽救一條命,相較於即將在此發生的事情,有什麼分別?就算讓她離開了又怎麼樣?她就算沒死在城市裡,也會死在郊外,如此而已。他突然對自己感到懊惱,他最大的毛病就在這裡,總是想救像她這樣的人,但是他在浪費時間,他該做的應該是確實執行他來這裡的任務──找到神化之子。

他瞥了女孩一眼,搖搖頭。「離開這城市,去哪裡都好,看看有沒有誰想跟妳一起走,人多安全。」

他沿著通道朝樓梯走去,他必須在被人發現自己身份之前趕緊離開,要是被認出來,事情就麻煩得多了。

「先生!」她在他背後喊著。

他沒理她,步伐踏得更快了,一到樓梯便兩階併一步地向下走。他聽見出口附近的吵雜人聲,群眾推來擠去,瞭望台的號角仍在繼續吹響警報,保衛隊已在另一端的操場上列隊,士兵披上輕甲、扣好彈帶、佩了武器,他們看似訓練有素、組織精良,即將前往碼頭,阻擋侵略者登陸。不過他們會失敗的,然後穿過街道,撤回圍地裡,因為他們覺得待在這裡便會安然無恙,但是事情絕對不會如此順利的,因為他們終將面臨厄運。然而這一切與他無關,就算雙方會在碼頭或街道,整整纏鬥一整夜,明天,他早已遠去了。

羅根往前看了看成群的圍地住民,正在尋找離開的路,他即將回到底層,穿過地道出去。潘豹會在哪裡等著他,他們兩個會一起與其他鬼靈族人會合,然後決定離開的方向,以便遠離即將發生的一切。

但是──他心想──怎樣才能得知到底霍克發生了什麼事?

他走出運動場,進到建築物內,卻碰上一組圍地保衛隊正朝外走來。

「停住別動,」其中一人喊著,將武器瞄準了羅根。

沙娜拉創世紀Ⅲ 神化之子  

  安琪拉.佩瑞茲(Angel Perez)走在她位在東洛杉磯社區炎熱、塵土飛揚的街道上,小手緊握強尼(Johnny)的手。在他巨大、安定的保護羽翼下,她感到既安全又溫暖。她沒有抬頭看他,但只要握著他的手,就足以讓她知道他在身旁守護著她。她周圍的世界和平又寧靜,這是她安全感的投射,也是她和強尼在一起時的感覺。人們坐在自家的門廊上,靠著窗探出身來。一見強尼出現,他們憔悴、憂慮的面容立刻興奮起來。他們揮著手,大聲叫喚,每一個人都高興看到強尼。

  她看了一眼天空。天空湛藍無雲,完全沒有好幾天、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來遮雲蔽日的黯淡煙塵。這個地區常有幫派活動,不外是打架和搶奪收場。但強尼不讓它們在社區發生,如今已完全看不到那種場面了。清澄的天空和靜淡的空氣證明這裡是全然的純淨。她微笑時想著,是不是有好事要發生了,她有預感,幸運即將要降臨在他們身上了。

  「我覺得好幸福。」她對強尼說。

  他沒有說什麼,但是即使不說話,兩人雙手溫暖緊握,讓他也感染了幸福。

  兩人走了好一段路,很高興能這樣在一起,如同家人。她是這樣想的,她就像他的女兒,而他,就像她的父親。所謂家人不只是血緣關係而已,還有信任、友誼和責任。她雖然只有八歲,但卻已經知道這些。

  走過較寬的街道,兩人進入較小的巷弄,走向社區的邊緣。她被下令不能走出社區界線外,可是強尼經常帶她走到邊界上,讓她知道,如果沒有他陪伴,就只能走到這裡而已。他可以在社區外自由活動,但是他從來不說他去了哪裡、做了什麼。當她詢問,他也只是微笑說著他必須這麼做。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強尼就像她父親一樣,也是她的朋友、她的保護者,儘管她對他所知不多。

  在一處角落有幾棟房子,窗子都破了,牆也倒了,他們就在這裡遇到幾個幫派份子。從他們身上的標誌,安琪拉知道他們是屬於哪個幫派的,但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強尼立刻停下腳步,面對他們。他們一共有五個人。他們身上穿的衣服破爛骯髒,面容冷酷凶狠。他們手上沒有武器,但她知道他們的衣服底下有。他們瞪視強尼好一會兒,卻幾乎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然後他們退到一邊,消失在建築的殘垣之間。

  強尼就是這樣應付他們的。她之前已經看過好幾次了。彷彿他們就像那些可悲的生物一樣,他們通常會撤退。他的眼神告訴他們,如果不退下會有什麼後果。他的神情警告人們不要對他挑釁。對於那些擺出挑釁姿態的人,強尼通常不需要說太多。直覺會告訴他們正在冒險,而且可能會有什麼損失。

  社區的邊緣是許多半倒的牆、鋼樑和碎石堆,由這些殘跡可以看出過去這裡是一個倉庫區。陽光照射在這些沉寂、空蕩的殘垣。這裡沒有任何生物,沒有生命可在此生存。

  「跟我走,小娃兒。」強尼低聲對她說。

  他從不帶她穿越邊界,所以她很驚訝聽到他這麼說。但她沒有拒絕。不管他帶她去哪裡,她都會去。她對他的信任是完全而且絕對,她絲毫不感到害怕。

  他們在宛如迷宮,比街道還狹小的巷弄中迂迴行進,有些甚至還稱不上巷弄。空氣凝重且布滿塵埃,連呼吸都很困難,但她沒有抱怨。雖然感到不舒服,但她仍然跟著他走,彷彿一切理所當然。

  沒錯,和強尼在一起,不是一切都該理所當然嗎?

  然而,當他們繼續穿梭在這幅不可思議的景像時,她察覺到天色逐漸轉暗,沒有雲,也沒有暴風雨來臨的跡象,天空就是逐漸暗了下來,沒有任何明顯原因。陽光逐漸減弱,直到四周景物被籠罩在一片餘暉當中。如果強尼也注意到了,那麼就是他並不想告訴她。他仍然向前走,她的手還被他握著,他仍然跨著大步,沒有任何改變。她儘量跟上步伐,但她忍不住四處張望,納悶著,現在是中午,為何光線如此微弱?

  突然,強尼停下腳步,並且放開她的手。有一會兒,她不敢相信他竟然放開她,她靜靜的、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昏暗的光線下,等著他再次牽起她的手。可是他沒有這麼做,而且什麼話也沒說,她抬頭看他。

  他不在那兒。

  強尼不見了。

  她屏著氣,顫抖著。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她前方,一個黑影出現,穿著罩袍,戴著頭罩,看不到它的真面目。它沒有移動,但就站著她的正前方。她不知道它是什麼,但它讓她感覺寒冷又寂寞。

  「你是誰?」她叫了出來,聲音斷斷續續。

  黑影沒有說話,開始僵硬地穿過碎石堆,一步步走向她,罩袍在它身後翻騰出黑暗的縐摺。她突然了解它是什麼,而且它要什麼。她現在知道強尼為什麼帶她來這裡,為什麼又把她留下來。

  她等著,已經預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難以置信的事。 


  

【活動方式】 

 

創世紀請大家說說若有一位末日英雄拯救了大家 你會對他說什麼/或是  你覺得末日英雄的特質是什麼?(30字以上)

※請勿抄襲、複製其他使用者的回覆內容,若經小編發現或是user檢舉後確認無誤,將取消該次得獎資格。

 

【活動贈品】 

最有創意獎:3名

《沙娜拉創世紀:辛特拉精靈》+《沙娜拉創世紀:神化之子》一冊,共3名

 隨機贈出:

《沙娜拉創世紀:辛特拉精靈》或《沙娜拉創世紀:神化之子》一冊,共6名        

 

【我的迴響】 

英雄不怕出身低,只要有心,誰都可以成為救世英雄。小兵也可以立大功,只要不是為私利著眼。就像死守核能發電廠的英雄們,如果沒有他們的盡責善後,輻射災難可能遍及全球。我會向他們說:「我做不到你們所做的事,但你們的精神會教化我們,世世代代長存世人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