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 迴響贈書活動

《斷背山》、《春光乍洩》、《藍宇》、《藍色大門》……無論西洋片還是華語片,你最喜歡哪部同志電影?最吸引你的地方又在哪呢?快在下方回應處留下你的答案,最經典的同志小說送給你!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685 

 

 活動方式

半個世紀的等待,終於等到這本《單身》
二十世紀英美同志文學優雅開場的傳世經典
 

 

如果你看過《春光乍洩》、《斷背山》
那你更不能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傳世鉅作──

 

前GUCCI時尚總監湯姆福特執導、奧斯卡影帝柯林佛斯主演 電影《摯愛無盡》原著小說

StreetVoice音樂頻道總監 小樹
小說家/建築師 阮慶岳
作家 孫梓評
作家 郭強生
設計師 聶永真 深情推薦


小說時代背景在1962年的洛杉磯,男主角喬治是位大學文學院教授,故事發生在一天之中,開始於喬治對失去戀人的哀悼,而這一天的開始也可能是他一生的最後一日。
伊薛伍德寫出那個年代人們壓抑的情感,內心與外在的斷裂,呈現出整個六零年代初期美國社會窒息保守的氛圍,精采刻畫出不受社會接納的人們內在的心思。美國知名同志作家艾德蒙懷特(Edmund White)曾盛讚這部小說:「為現代同志解放做了開場,一部經典之作。」
本書近半個世紀都未有中文版,在
湯姆福特改編電影好評不斷的刺激下,新經典決心譯編此書,鄭重介紹給華文世界。特別商請台灣頂尖設計師聶永真,以華麗內斂的紫底白點布紋書衣加上特別色印刷的獨家劇照,呼應湯姆福特為這部電影所營造的復古美學,也準確詮釋原作者伊薛伍德在文字與生命態度上的優雅,希望透過製作的細工講究向大師深深致敬

 

【活動方式】

《斷背山》、《春光乍洩》、《藍宇》、《藍色大門》……無論西洋片還是華語片,你最喜歡哪部同志電影?最吸引你的地方又在哪呢?快在下方回應處留下你的答案吧!(30字以上)

 

【活動贈品】 

《單身》乙冊,共10名

    

【 作者介紹】

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 Christopher Isherwood(1904~1986)

英國作家,活躍於上個世紀20到80年代。於兒時求學階段認識他的恩師,知名詩人奧登(W. H. Auden),在1928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All the Conspirators,第二年就追隨奧登遊歷到柏林,30年代都在當地生活,這也是他寫作最用心的時期,完成了The Last of Mr. Norris 及Goodbye to Berlin兩本書,後者就是1946年改版重出、廣為人知的代表作《柏林故事》;這本書寫出柏林30年代獨特的文化氛圍,影響後世甚巨,也讓他從此聲名鵲起。該故事先被改編為大型歌舞劇《我是照相機》(I am a Camera),1972年再改編為電影《酒店》(Cabaret),由Bob Fosse執導、Liza Minnelli主演,不但轟動一時,並在當年奧斯卡金像獎中囊括八項大獎,搶盡了當年最佳影片《教父》的風采。
  伊薛伍德於二戰後主要生活在美國洛杉磯,並參與許多好萊塢編劇工作、與當時藝文界人士多所往來,也結識他的伴侶,畫家唐巴卡迪(Don Bachardy)。兩人年齡相差超過三十歲,相戀時承受巨大的社會輿論壓力,卻努力維持到伊薛伍德因癌症過世為止(共約三十三年),這故事已被喻為「好萊塢最偉大的同志戀情」,不同年歲不同地位不同背景的兩個人,幾乎可以成為現今所有同志的愛情典範。
 


【試讀摘文】

序:赤裸的男人 

文/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1904~1986)不管是作為一個生命個體,或單單去凝看他的文學作品,都一樣引人。低調沉靜的靈魂本質,熊熊烈火般的生命熱度,與那時代年輕心靈共有的漂泊與自我放逐個性,交織出他既私己又開闊的獨特文學與生命印記。
  伊薛伍德是個冷靜、也細膩掃看周遭世界的作家,作品幾乎都帶著半自傳的色彩,與他的真實生命隱約層層交織,因此特別值得在作深入閱讀前,先行掠看過他的一生。
  出生於上層的英國中產家庭,幼時擔任陸軍軍官的父親四處遷移,後父親戰死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十歲時他進入公立預備學校,初識了爾後著名的詩人奧登(W. H. Auden),兩人並在1925雙雙成年後重逢,結為文學與探索生命兩條路徑上的伙伴。
  奧登無疑是伊薛伍德生命初期的重要人物,兩人以朋友、伴侶與文學共行者的關係輕鬆連結,並維持著久遠的友誼。在整個烽火動盪的30年代,兩人合作了三部劇本,同往柏林(當時威瑪共和國的首都)歡樂共行、也鋪陳了伊薛伍德的短暫定居(在那裡寫出馳名的早期作品《柏林故事》,並與一柏林男子發展了摯愛關係),乃至於1938年赴上海旅遊,隨後在英國加入二次大戰前,攜手遷往美國等共同經歷。
  1939年伊薛伍德定居南加州,以寫作及教書為生,創作依舊不斷,完成於1964年的《單身》,是最被稱道的代表作品。1953年48歲的伊薛伍德,遇到了18歲(另說是16歲)的男子唐.巴卡迪(Don Bachardy),發展了出乎眾人意料、30餘年的終生伴侶關係,成就廣為人知與稱頌的戀情。他們面對當時對待同志文化依舊保守與封閉的社會,也克服幾次因兩人在年齡、階級與背景差異而起的風暴,向世界展露互愛與互信的關係可能,對同志文化的影響極其深遠。
  小說《單身》描述伴侶剛車禍死去的男同志,孤寂而恍惚的一日生活。這位年近60名叫喬治的獨居男子,有著些許伊薛伍德的身影投射,同樣在大學教授文學,住在一個中產、保守、毫無善意的社區裡,像玻璃缸裡憤怒也寂寞的鬥魚,在日日對抗中逐漸乏力與失望。伊薛伍德描述晨起的喬治,見到螞蟻襲上廚台,立刻以殺蟲劑將之撲殺光。
  然後意有所指想著:「生命體在萬物之前摧毀生命體,而這些觀眾──鍋子、平底鍋、刀叉、瓶瓶罐罐──在演化王國裡無足輕重。為什麼?為什麼?難道宇宙之中有個敵人──一個大暴君──誘使人類和大自然的朋友成為死對頭,好讓人類看不見大暴君的存在,好讓人與萬物同遭暴政荼毒?」
  小說背景落在1962年的南加州,距離1969年同志運動分水嶺的紐約「石牆事件」,還有一小段時間差,此時社會意識的壓迫與歧視,自然依舊無所不在。小說描述喬治與不斷來挑釁鄰居孩童間的關係:
  「喬治為自己對小孩大吼大叫的行徑感到羞愧,因為他不是在做做樣子,而是真的情緒失控,事後他覺得受辱,氣得想吐。同時他也明瞭,鄰居小孩其實希望他扮演怪獸的角色,而他的表現正中下懷。……他們對他毫不關心,只把他當成神話故事裡的人物。」
  但喬治一無所懼,依舊獨自對抗這個龐然「注定毀滅的小世界」,一如伊薛伍德在現實裡,70年代起積極扮演的同志平權代言人角色,無懼也無悔,因為「喬治說,怪獸種類何其多,他們獨怕小小的我。」所以必須如此去對抗,因為「這世界促成了吉姆的死去。」
  對於外在社會的憤怒與對抗,隨之就轉到學校的課堂,在這裡喬治重拾自我尊嚴,以知識與風采贏得學生認同,雖然有時依舊覺得自己「在街頭兜售五分錢一顆的真鑽石」,略顯感傷吁嘆,但整體而言是怡然自重的。
  上課時學生提問納粹仇恨猶太人的事,喬治藉機討論了仇恨與愛的關連:「你被人迫害的同時,你會痛恨自己的遭遇,你會恨主導這種遭遇的人,你會陷入仇恨的世界。就算碰到了愛,你也認不出來!你會懷疑愛的真實性!你會認為愛的背後另有居心──動機可議──可能暗藏詭計……」
  敢於直接探討同志的社會情境,是這部小說的關鍵主軸,也是贏得許多讚譽的原因。但回到小說藝術來看,伊薛伍德在處理這樣龐大與沉重的議題時,懂得將幽默、哀傷與沉痛的情緒並置,宏觀議論與私己生命交織,藉由細節的隱喻與象徵,帶出內在蘊藏的龐然絮語;客觀描述時清淡優美也不失幽默,主體敘述者不作強勢介入,僅時時以同情與憐憫作縈繞,讀者既疏離遠觀、又溫熱貼裡。
  全書前段顯得精心鋪陳與昂然對抗,後段就格外流暢迷人了。下午先去醫院探望重病中的女性友人(她曾與吉姆有過一段情),晚上去英籍女性老友家晚餐,分別探觸了死亡與故鄉(自我放逐)的話題,譬如在醫院裡:
  「喬治已有好一陣子不捧花過來送她,也停止送禮了。現在他從病房外帶進來的東西,再也不具任何意義,連他自己也一樣。……然而,她的執著不顯得自我中心;她的執著並不排斥喬治或任何想參一腳的人。這份執著的焦點是死,任何時間、任何年齡、有病無病的人都能依偎過來惺惺相惜。」
  對喬治依舊情懷憧憬的英倫女性老友,晚餐後半醉時,說到故鄉與自我放逐的關聯:「女人就是這麼單純,非守著紮根的地方過活不可。我們是可以被移植到別的地方去,沒錯,不過一定要隨著男人移植,而且條件是被男人移植以後,男人必須待在我們身邊,陪我們枯萎(wither)──講錯了,應該是澆灌(water)我們──我是說,移植以後,不澆水的話,根芽會枯萎……」
  喬治終於半醉離去,並逛入居家附近的空寂同志酒吧,忽然見到白日上課的某男學生獨自在內,讓他驚訝也歡喜,同時開啟了本書的高潮與救贖可能。藉著酒精的協助,兩人迅速開始愉悅的對談,完全無視兩人間的各樣現實差異(一如現實裡伊薛伍德與巴卡迪的狀態):
  「喬治幾乎能感受到對話的磁場環繞兩人,激盪得兩人炯炯生輝。……因為從肯尼內心散發出來的不僅僅是智識,也不是任何一種形式的假魅力。老少兩人對坐著,面對著彼此微笑—遠超過微笑的層面—綻放相知相惜的喜悅。」
  一切現實的界定與評斷皆退去,唯有兩人間昇華的默契閃亮著,是一種近乎烏托邦的心靈境界,令人艷羨與歡呼。忽然起意一起去海灘游泳,彷彿回到赤裸與純靜的原初狀態:「急於接受淨化儀式的喬治再向前蹣跚幾步,張開雙臂,以承接浪濤的沖刷洗禮。他把身心奉獻給海潮,滌淨思想、語言、情緒、欲望、身心、整段人生;一次又一次,他重出水面,每一次都變得更清潔、更自由、更少。」
  單身者的一日生活,與海潮般的生命不斷澎湃作對語。年輕男學生無疑就是此刻生命的救贖者,喬治在這樣一日的終結時,悸動也憂心,但至少他明白明日是值得期盼的。
  伊薛伍德的小說《單身》,讓我想到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以及喬哀斯的《尤里西斯》,因都有著一種逝去家園者(舊文明?)的哀傷背影與身姿,只能在此刻的一片荒原裡躑躅地獨去,不願流連回顧也不露出濕潤淚框,僅是以略帶揶揄、嘲諷、甚至憤怒的文字,即興也無心地記錄了一小段私己生活的破簡殘章,像是某種未明的預言或無情追悼文,故作恍惚無心、其實沉重有意,因為秩序與信仰正崩垮中。
  因此,也可以想像,這本小說正延續著一個西方近世代極重要的創作主題,也就是自尼采與史賓格勒以降,對於西方文明(或說是人類整體文明)正沒落中的昭告,以及在這集體失落狀態裡,對於孤獨個體如何重建與救贖的苦痛思索。譬如,始終面目模糊的前情人,不但無預告的死去,還有如墜落的文明,亡魂般籠罩了喬治的日日不安與不幸,難以脫逃。而年輕男子新生命的忽然出現,恍似救贖者的可能再次降臨,暗示一切不幸的終點,以及樂園重返的可能,也是一種強作樂觀的結語?
  不論如何,我們總是看到了一個誠實也赤裸的心靈,如何不斷作著自我內在觀視,又不斷轉目注視汪洋大世界,冷靜也焦慮,期盼又哀傷。因此,伊薛伍德一如許多上個世紀的傑出作家,絕對算是個反英雄者與個人主義者,諸神遠去、神明不再,幸福只如一片孤獨的扁舟,一切都不在乎地踽踽獨自漂前去……
  我喜歡伊薛伍德,因為這小說讓我反覆反覆看見自己。

【我的迴響】 

《毒猿》│迴響贈書活動

如果他殺的是那些該死的人,我們要如何制裁他的暴力?如果他值得愛與被愛,我們又該如何定義他的邪惡?回答問題就有機會獲得這本好書喔!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687

 

 

如果他殺的是那些該死的人,我們要如何制裁他的暴力?

如果他值得愛與被愛,我們又該如何定義他的邪惡?

 

「直木賞」、「日本推理文學大賞」得主

大澤在昌登峰造極代表作!

 

●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第2名!

●NHK改編拍成電視劇,由性格男星館廣主演!並已改編成漫畫

●【推理評論家】冬陽.【作家】伍臻祥.【推理評論家】寵物先生熱血推薦!

關於「毒猿」,鮫島是從來自台灣的警察「郭」那裡,拼湊出這樣一個既危險又迷人的形象:台灣籍職業殺手,以沉默為語言,以身體作凶器。為了替慘死的愛人復仇,為了懲罰違背道義的人,他從台灣一路追殺到新宿。郭懷疑毒猿很可能是他以前在特種部隊服役時的同袍好友

就在鮫島和郭兩人積極追索「毒猿」行蹤的時候,發生了「歌舞伎町酒店殺人事件」!店長慘死,種種跡象都顯示此案與毒猿有關。而當鮫島進入戒備狀態,亟欲避免毒猿即將引爆的殘酷戰爭時,卻發現郭的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安……

難道,郭追緝犯人的執著,並不僅只出於警察的職責?逮捕是正義的聲明,還是另一種保護的手段?但鮫島尚不知情,一場腥風血雨的殺戮正在慾望橫陳的黑暗之都悄然醞釀,而這次他必須賭上的將不只是性命,還有他活著的自覺與身為警察的姿態!

「直木賞」名家大澤在昌創造了「新宿鮫這個無可取代的迷人角色,當他宛如黑暗城市的孤獨武士遊走在黑白兩道,所有人性的衝突與慾望的糾葛也赤裸裸地呈顯在我們眼前。原來故事中混亂失序的新宿街頭即是真實世界的縮影,每一個轉角都埋伏著危機,但那些在暴亂之中愈發淬煉的善的本質卻依然明亮,也益顯珍貴!

 

【活動方式】

  步驟一:

【引言】善惡總是很難用單純的二元化邏輯分得一清二楚。惡人會愛人、善人會殺人。為了替慘死的愛人復仇、懲罰違背江湖道義的人,殺手毒猿究竟是殺人如麻的惡人?還是為愛復仇的血性男兒?追捕他的台灣警察郭,究竟是為了要執行警察公務上的正義?還是為了要保護毒猿,用逮捕的方式以免他死於江湖恩怨?在了解這些恩怨情仇後,鮫島一方面必須逮捕「殺手」毒猿,一方面又必須幫助毒猿解救被黑道挾持的恩人奈美。

【問題】請分享你所看過最難分辨誰善誰惡的一部小說或電影,並說明原因和心得。

步驟二:

請大方的按一下活動頁面上的”讚”吧!

 

【活動贈品】 

《毒猿》乙冊,共5名

    

 

  作者介紹】

大澤在昌

出生於1956年,愛知縣名古屋人。中學時期即沉迷於美國推理大師錢德勒等人的冷硬派作品,並與日本冷硬派先驅生島治郎通信,在其影響下寫下約二十部短篇作品。東海高中畢業後,進入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及文化學院就讀,但後來並未完成學業。

1979年,他以失蹤人口調查員佐久間公為主人翁的《感傷的街角》榮獲「小說推理新人賞」,從此踏上作家之路。1986年,則以《深夜馬戲團》獲日本冒險小說協會的「最優秀短篇賞」。

1991年,他以《新宿鮫》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他後來並以主角鮫島警部發展成一系列作品,讓他一躍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家!1993年,他更以《新宿鮫─無間人形》榮獲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2001、2002、2006年則分別以《於心而言,過於沉重》、《黑暗引路人》以及《狼花─新宿鮫IX》三度奪下日本冒險小說協會「日本軍大賞」。他另於2004年以《潘朵拉之島》榮獲第十七屆「柴田鍊三郎賞」。2011年,大澤又獲頒「推理文學大賞」,以表彰他對推理小說發展的貢獻。

在他眾多的作品中,最膾炙人口也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新宿鮫》系列,不但八度入選「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十大推理小說,並被改編拍成電影、電視劇和漫畫,「新宿鮫」受歡迎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2001年,他與其主持的「大澤事務所」麾下兩名大將──宮部美幸和京極夏彥,三人共同成立專屬網站「大極宮」,並推出《週刊大極宮》,增加與讀者之間的互動。2009年,他更透過知名編輯戶川安宣的居中介紹,和台灣「推理文學研究會」共同舉辦跨國慈善拍賣,為當年台灣的八八水災募款。2006年至2009年間,他並出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會長。

因為本身喜愛電腦遊戲,他甚至還參與過電玩的製作,負責人物的塑造與情節的安排,並且自己也化身成遊戲中的人物。


【試讀摘文】

楊的右手抓著女人的臉進入客廳,他左右環視了一圈。楊的肩膀和女人的臉就像機械魔術手,由一根棒子連接起來。客廳可以從窗戶俯瞰首都高速公路,木板地面上放著黑皮沙發組和大型電視。大理石的桌面上有小啤酒瓶和玻璃杯,電視上正在播有字幕的洋片。

啤酒旁有個煙灰缸,沾著口紅的Salem涼菸點著火。女人只有一個人在家。

楊的右手將女人的下巴往前推,露出雪白的喉嚨。

楊水平攤開他的左掌,將手指在第二關節處彎曲,形成一個扁平狀的拳頭。

「不要!」

奈美小聲地叫著。

「不要殺這個人!」

楊回頭看奈美,表情完全沒有變。

他放下拳頭,往女人的心窩一擊。女人的喉嚨發出動物的叫聲,膝頭一軟。

楊把女人放在床上。女人並沒有失去意識,但痛苦讓她發不出聲音,連眼睛也睜不開。

楊看看周圍,點個頭向奈美示意。奈美遞出公事包。

楊從公事包裡取出繩索和封箱膠帶,綁住女人的雙手雙腳,再用封箱膠帶貼住她的嘴巴和眼睛。

客廳後面有兩個房間,其中一個擺著特大尺寸雙人床,另一個放著餐桌。

楊把女人抱起丟在床上,用毯子蓋住她。

奈美看著,在沙發上坐下。電視傳出英文對話,上面放著錄影帶的空盒。

楊回到客廳,看著四周,奈美雙手緊握,放在膝上。

楊走到放在牆邊的邊櫃,上面放著一台有語音留言功能的無線電話。楊按下按鈕,打開留言功能。

話筒傳來事先錄好音的女聲,接著是「嗶」的信號音。

接著楊開始檢查邊櫃裡面的東西。

  奈美看到楊曾經從公事包裡拿藥出來吃。膠囊和錠劑的量,都比以前增加很多。每次痛起來的時候,楊就會臉色發黃,一眼就看得出來。

昨天白天楊也發作過一次,那時候他只用冰塊冰敷,沒有吃止痛藥。

楊說,剩下的藥愈來愈少了。像昨天一樣待在安全地方的時候,就儘量不吃藥,忍著。

因為藥效愈來愈不夠,只好增加吃藥的量,所以消耗得比預定快。

但是藥的功能不只是止痛,還有抑制化膿的作用,這藥如果不吃,很可能引起腹膜炎,而這些錠劑只剩下幾顆了。

電話響了兩次,切換到電話留言後,對方什麼也沒說就掛了。

楊從邊櫃裡翻出的資料,奈美唸給他聽。裡面有些奈美也不太懂的權狀之類的東西,但是楊似乎不太在意這些東西。

凌晨零點多,奈美在沙發上打著盹。昨天晚上幾乎沒有睡,一上床,楊就想要奈美的身體,但是奈美沒有心情回應。

楊什麼也沒說,靜靜地收回手。到了天亮前,這次換奈美主動。

在這之前,她完全沒睡。楊回應了她,不過結束之後楊再次入睡,奈美卻睡不著。

她知道楊頻繁地醒來。有時候她轉向楊那邊,會發現他無言地睜著眼,盯著天花板或牆壁看。

可是奈美不敢問楊在想什麼,她害怕知道楊腦子裡在想的內容。

到這間參宮橋公寓來之前,兩人事先套招時楊這麼對她說,

──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妳一起工作,等到我從高河口中問出葉在什麼地方,之後的事我自己來。

這時候奈美第一次問楊關於葉的事,

──那個人做了什麼事?

楊用他沒有表情的眼睛看著奈美,簡短地說,

──他背叛我。

──只要殺了那個人就結束了嗎?

楊的眼睛望著遠處,輕輕點頭。

──你會回台灣嗎?

──如果能跟來的時候走同一條路的話。

──什麼路?

──跟妳說這個妳也不懂。總之,坐了很久的船,繞遠路來的。暈船暈得很難過,比被火燒腳底還難受。

──你不是搭飛機來的啊。

楊浮現曖昧的笑,沒有再說什麼。

凌晨三點多,電話第三次響起。奈美被電話聲驚醒,進入留言錄音後,對方掛斷電話。

之後過了大約二十分鐘,連接一樓入口的對講機發出「嗶」的聲音。

楊安靜地操作,打開樓下的自動門,對講機並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公寓的玄關和客廳之間是一條細長的走廊,中間有浴室和廁所。

奈美站起來,走向走廊。楊背後緊貼著連接走廊和客廳的牆壁站著,脖子上掛著廚房找到的圍裙,右手握著刀。

奈美站在玄關地板上,眼睛抵在防盜孔上看。電梯漸漸上升,可以聽到「咻」的滑動聲,最後停在這層樓。

腳步聲響起,奈美視線裡站著一個身穿綠色兩件式西裝的男人。他雙手放在口袋裡,領帶放鬆,頭髪全往後梳,眼神很銳利。

男人將手從口袋伸出,按下門上的對講機。

奈美等了兩次呼吸的時間,才解開門鎖。

開門之後,男人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妳是誰?」

他身上有酒味,眼睛下方也泛紅。

「我是由香里小姐的朋友。由香里小姐說她身體不舒服,所以叫我過來。」

「什麼?」

男人嘖了一聲,關上門,踏上玄關後粗魯地脫了鞋,

「所以才一直不接我電話,這個笨蛋……」

他穿上奈美送上的拖鞋,啪達啪達地在走廊上前進。奈美看著他走,同時鎖上了門。

「喂,由香里!」

男人一邊說一邊踏進客廳。他正要轉身換個方向,這一瞬間,楊一個閃身行動,手裡的刀刺進男人的下腹部。

男人的眼睛瞪圓,嘴裡流出倒吸空氣的聲音。

男人的手抓住楊的右手,楊用左手抓住男人的臉頰。

「你出聲,割破你肚子。」

楊小聲地說,男人的下巴格格地抖動。楊維持著刀刺進男人下腹部的狀態,將男人的身體推向沙發。

男人落在沙發上,跟楊膝碰膝對面坐著。男人的眼睛一直看著刺在自己肚子上的刀。

他眨著眼,看起來好像並不太痛。刀身大概有十五公分進了男人肚子。

但是這麼跟楊面對面坐著不久後,男的呼吸開始紊亂。眼角流出淚水,呼吸聲變成類似倒吸鼻水的聲音。

男人抓著楊右手的手,微微地顫抖。

楊對奈美點點頭。男人的襯衫和休閒褲染得鮮紅,木板地板上開始積成血泊。

「我、我只問一次。現在如果送醫院,你的命還有得救,但是,如果你不回答,或者發出大聲音,就、就割開你的肚子。」

男人動了動被楊抓住的下巴。

楊放開左手。男人不斷發出「哈、哈」的短淺喘氣聲,就像氣喘吁吁的跑者,偶爾還混雜著鳴咽般的尖銳聲音。

「葉在哪裡?」

奈美說。男人猛然回頭,看著奈美。他嘴巴正要張大,楊用左手遮住他的嘴,右手用力使勁。

楊的左掌下漏出男人的呻吟。

男人的頭抖動著,楊放開左手。

「在、在老大的公寓裡,四、四谷的若葉町,跟他的保鑣一起。那、那裡有兩個房間……」

奈美很快翻譯完。

「建築物的名字和房號。」

楊說完,奈美替他翻譯。

「若葉華廈,一○二一和一○二二……」

「保鑣有幾個人?」

「葉、葉會長的有兩個人,我們的人有兩個……」

「有槍嗎?」

「有、有……」

說著,男人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奈美。奈美覺得自己快要貧血,頭後方起了一陣寒意。她再也站不住,蹲在地上。

男人的聲音好像從遠方傳來。

「這個男人就是嗎?這個人就是嗎?」

哭哭啼啼的聲音問著。看到奈美沒回答,男人轉向楊,

「你、你就是毒猿?」

「Dokuzaru(毒猿的日文發音)?」

楊重複了一遍。

「對,剛剛我見過一個從台灣來的刑警,他說他在追你……好、好像姓郭。」

「郭……」

奈美拚命控制自己不要昏倒,看著兩人的對話。

「救救我,請你救救我。」

男人很痛苦地說。每一眨眼,就流出眼淚,泛紅的臉現在已經完全沒有血色。

「放過我吧,毒猿(Dokuzaru)……」

「不是Dokuzaru,是ㄉㄨˊㄩㄢˊ。

楊慢慢發音,讓他聽個清楚,接著他從男人肚子上抽出刀。

男人屏住氣,雙手按著肚子。

楊望向男人的眼睛,又一次慢慢地說,

「毒・猿。」

「ㄉㄨˊ……毒猿。

男人彷彿著了魔,重複著楊的話。

刀子劃過男人喉嚨。奈美沒看到接下來的光景,就失神昏倒了……

 

奈美為何願意幫助毒猿?毒猿的終極目標又到底是誰?一個人能殘酷地殺人,同時溫柔地愛人嗎?想要知道「毒猿」的真相,就一定要看《毒猿──新宿鮫Ⅱ》,皇冠文化集團12/13獨家出版!

【我的迴響】

李安的「斷背山」拍得非常唯美,同性之間的情愛,有如山水田野,汨汨潺潺,但卻只能在山林野地,無人之境。同性之愛畢竟是禁忌之愛。這與異性之間的愛情,可以理所當然在朗朗晴空下大方尋覓、追逐,並被祝福,真是天壤之別啊!雖然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愛與幸福的權力。但是上帝當初創造世界時,壓根兒沒有預設這些人的腳本,因此造成他們隱晦不明的身分,命運也比一般人坎坷,難道是上帝疏忽的錯?同志們追求愛情,幸福有如一片孤獨的扁舟,只能踽踽獨自飄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