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猿》│迴響贈書活動

如果他殺的是那些該死的人,我們要如何制裁他的暴力?如果他值得愛與被愛,我們又該如何定義他的邪惡?回答問題就有機會獲得這本好書喔!

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687

 

 

如果他殺的是那些該死的人,我們要如何制裁他的暴力? 

如果他值得愛與被愛,我們又該如何定義他的邪惡?

 

「直木賞」、「日本推理文學大賞」得主

大澤在昌登峰造極代表作!

 

●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第2名!

●NHK改編拍成電視劇,由性格男星館廣主演!並已改編成漫畫

●【推理評論家】冬陽.【作家】伍臻祥.【推理評論家】寵物先生熱血推薦!

關於「毒猿」,鮫島是從來自台灣的警察「郭」那裡,拼湊出這樣一個既危險又迷人的形象:台灣籍職業殺手,以沉默為語言,以身體作凶器。為了替慘死的愛人復仇,為了懲罰違背道義的人,他從台灣一路追殺到新宿。郭懷疑毒猿很可能是他以前在特種部隊服役時的同袍好友

就在鮫島和郭兩人積極追索「毒猿」行蹤的時候,發生了「歌舞伎町酒店殺人事件」!店長慘死,種種跡象都顯示此案與毒猿有關。而當鮫島進入戒備狀態,亟欲避免毒猿即將引爆的殘酷戰爭時,卻發現郭的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安……

難道,郭追緝犯人的執著,並不僅只出於警察的職責?逮捕是正義的聲明,還是另一種保護的手段?但鮫島尚不知情,一場腥風血雨的殺戮正在慾望橫陳的黑暗之都悄然醞釀,而這次他必須賭上的將不只是性命,還有他活著的自覺與身為警察的姿態!

「直木賞」名家大澤在昌創造了「新宿鮫這個無可取代的迷人角色,當他宛如黑暗城市的孤獨武士遊走在黑白兩道,所有人性的衝突與慾望的糾葛也赤裸裸地呈顯在我們眼前。原來故事中混亂失序的新宿街頭即是真實世界的縮影,每一個轉角都埋伏著危機,但那些在暴亂之中愈發淬煉的善的本質卻依然明亮,也益顯珍貴!

 

【活動方式】

  步驟一:

【引言】善惡總是很難用單純的二元化邏輯分得一清二楚。惡人會愛人、善人會殺人。為了替慘死的愛人復仇、懲罰違背江湖道義的人,殺手毒猿究竟是殺人如麻的惡人?還是為愛復仇的血性男兒?追捕他的台灣警察郭,究竟是為了要執行警察公務上的正義?還是為了要保護毒猿,用逮捕的方式以免他死於江湖恩怨?在了解這些恩怨情仇後,鮫島一方面必須逮捕「殺手」毒猿,一方面又必須幫助毒猿解救被黑道挾持的恩人奈美。

【問題】請分享你所看過最難分辨誰善誰惡的一部小說或電影,並說明原因和心得。

步驟二:

請大方的按一下活動頁面上的”讚”吧!

 

【活動贈品】 

《毒猿》乙冊,共5名

    

 

  作者介紹】

大澤在昌

出生於1956年,愛知縣名古屋人。中學時期即沉迷於美國推理大師錢德勒等人的冷硬派作品,並與日本冷硬派先驅生島治郎通信,在其影響下寫下約二十部短篇作品。東海高中畢業後,進入慶應義塾大學法學部及文化學院就讀,但後來並未完成學業。

1979年,他以失蹤人口調查員佐久間公為主人翁的《感傷的街角》榮獲「小說推理新人賞」,從此踏上作家之路。1986年,則以《深夜馬戲團》獲日本冒險小說協會的「最優秀短篇賞」。

1991年,他以《新宿鮫》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他後來並以主角鮫島警部發展成一系列作品,讓他一躍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家!1993年,他更以《新宿鮫─無間人形》榮獲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2001、2002、2006年則分別以《於心而言,過於沉重》、《黑暗引路人》以及《狼花─新宿鮫IX》三度奪下日本冒險小說協會「日本軍大賞」。他另於2004年以《潘朵拉之島》榮獲第十七屆「柴田鍊三郎賞」。2011年,大澤又獲頒「推理文學大賞」,以表彰他對推理小說發展的貢獻。

在他眾多的作品中,最膾炙人口也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新宿鮫》系列,不但八度入選「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十大推理小說,並被改編拍成電影、電視劇和漫畫,「新宿鮫」受歡迎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2001年,他與其主持的「大澤事務所」麾下兩名大將──宮部美幸和京極夏彥,三人共同成立專屬網站「大極宮」,並推出《週刊大極宮》,增加與讀者之間的互動。2009年,他更透過知名編輯戶川安宣的居中介紹,和台灣「推理文學研究會」共同舉辦跨國慈善拍賣,為當年台灣的八八水災募款。2006年至2009年間,他並出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會長。

因為本身喜愛電腦遊戲,他甚至還參與過電玩的製作,負責人物的塑造與情節的安排,並且自己也化身成遊戲中的人物。


【試讀摘文】

楊的右手抓著女人的臉進入客廳,他左右環視了一圈。楊的肩膀和女人的臉就像機械魔術手,由一根棒子連接起來。客廳可以從窗戶俯瞰首都高速公路,木板地面上放著黑皮沙發組和大型電視。大理石的桌面上有小啤酒瓶和玻璃杯,電視上正在播有字幕的洋片。

啤酒旁有個煙灰缸,沾著口紅的Salem涼菸點著火。女人只有一個人在家。

楊的右手將女人的下巴往前推,露出雪白的喉嚨。

楊水平攤開他的左掌,將手指在第二關節處彎曲,形成一個扁平狀的拳頭。

「不要!」

奈美小聲地叫著。

「不要殺這個人!」

楊回頭看奈美,表情完全沒有變。

他放下拳頭,往女人的心窩一擊。女人的喉嚨發出動物的叫聲,膝頭一軟。

楊把女人放在床上。女人並沒有失去意識,但痛苦讓她發不出聲音,連眼睛也睜不開。

楊看看周圍,點個頭向奈美示意。奈美遞出公事包。

楊從公事包裡取出繩索和封箱膠帶,綁住女人的雙手雙腳,再用封箱膠帶貼住她的嘴巴和眼睛。

客廳後面有兩個房間,其中一個擺著特大尺寸雙人床,另一個放著餐桌。

楊把女人抱起丟在床上,用毯子蓋住她。

奈美看著,在沙發上坐下。電視傳出英文對話,上面放著錄影帶的空盒。

楊回到客廳,看著四周,奈美雙手緊握,放在膝上。

楊走到放在牆邊的邊櫃,上面放著一台有語音留言功能的無線電話。楊按下按鈕,打開留言功能。

話筒傳來事先錄好音的女聲,接著是「嗶」的信號音。

接著楊開始檢查邊櫃裡面的東西。

  奈美看到楊曾經從公事包裡拿藥出來吃。膠囊和錠劑的量,都比以前增加很多。每次痛起來的時候,楊就會臉色發黃,一眼就看得出來。

昨天白天楊也發作過一次,那時候他只用冰塊冰敷,沒有吃止痛藥。

楊說,剩下的藥愈來愈少了。像昨天一樣待在安全地方的時候,就儘量不吃藥,忍著。

因為藥效愈來愈不夠,只好增加吃藥的量,所以消耗得比預定快。

但是藥的功能不只是止痛,還有抑制化膿的作用,這藥如果不吃,很可能引起腹膜炎,而這些錠劑只剩下幾顆了。

電話響了兩次,切換到電話留言後,對方什麼也沒說就掛了。

楊從邊櫃裡翻出的資料,奈美唸給他聽。裡面有些奈美也不太懂的權狀之類的東西,但是楊似乎不太在意這些東西。

凌晨零點多,奈美在沙發上打著盹。昨天晚上幾乎沒有睡,一上床,楊就想要奈美的身體,但是奈美沒有心情回應。

楊什麼也沒說,靜靜地收回手。到了天亮前,這次換奈美主動。

在這之前,她完全沒睡。楊回應了她,不過結束之後楊再次入睡,奈美卻睡不著。

她知道楊頻繁地醒來。有時候她轉向楊那邊,會發現他無言地睜著眼,盯著天花板或牆壁看。

可是奈美不敢問楊在想什麼,她害怕知道楊腦子裡在想的內容。

到這間參宮橋公寓來之前,兩人事先套招時楊這麼對她說,

──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妳一起工作,等到我從高河口中問出葉在什麼地方,之後的事我自己來。

這時候奈美第一次問楊關於葉的事,

──那個人做了什麼事?

楊用他沒有表情的眼睛看著奈美,簡短地說,

──他背叛我。

──只要殺了那個人就結束了嗎?

楊的眼睛望著遠處,輕輕點頭。

──你會回台灣嗎?

──如果能跟來的時候走同一條路的話。

──什麼路?

──跟妳說這個妳也不懂。總之,坐了很久的船,繞遠路來的。暈船暈得很難過,比被火燒腳底還難受。

──你不是搭飛機來的啊。

楊浮現曖昧的笑,沒有再說什麼。

凌晨三點多,電話第三次響起。奈美被電話聲驚醒,進入留言錄音後,對方掛斷電話。

之後過了大約二十分鐘,連接一樓入口的對講機發出「嗶」的聲音。

楊安靜地操作,打開樓下的自動門,對講機並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公寓的玄關和客廳之間是一條細長的走廊,中間有浴室和廁所。

奈美站起來,走向走廊。楊背後緊貼著連接走廊和客廳的牆壁站著,脖子上掛著廚房找到的圍裙,右手握著刀。

奈美站在玄關地板上,眼睛抵在防盜孔上看。電梯漸漸上升,可以聽到「咻」的滑動聲,最後停在這層樓。

腳步聲響起,奈美視線裡站著一個身穿綠色兩件式西裝的男人。他雙手放在口袋裡,領帶放鬆,頭髪全往後梳,眼神很銳利。

男人將手從口袋伸出,按下門上的對講機。

奈美等了兩次呼吸的時間,才解開門鎖。

開門之後,男人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妳是誰?」

他身上有酒味,眼睛下方也泛紅。

「我是由香里小姐的朋友。由香里小姐說她身體不舒服,所以叫我過來。」

「什麼?」

男人嘖了一聲,關上門,踏上玄關後粗魯地脫了鞋,

「所以才一直不接我電話,這個笨蛋……」

他穿上奈美送上的拖鞋,啪達啪達地在走廊上前進。奈美看著他走,同時鎖上了門。

「喂,由香里!」

男人一邊說一邊踏進客廳。他正要轉身換個方向,這一瞬間,楊一個閃身行動,手裡的刀刺進男人的下腹部。

男人的眼睛瞪圓,嘴裡流出倒吸空氣的聲音。

男人的手抓住楊的右手,楊用左手抓住男人的臉頰。

「你出聲,割破你肚子。」

楊小聲地說,男人的下巴格格地抖動。楊維持著刀刺進男人下腹部的狀態,將男人的身體推向沙發。

男人落在沙發上,跟楊膝碰膝對面坐著。男人的眼睛一直看著刺在自己肚子上的刀。

他眨著眼,看起來好像並不太痛。刀身大概有十五公分進了男人肚子。

但是這麼跟楊面對面坐著不久後,男的呼吸開始紊亂。眼角流出淚水,呼吸聲變成類似倒吸鼻水的聲音。

男人抓著楊右手的手,微微地顫抖。

楊對奈美點點頭。男人的襯衫和休閒褲染得鮮紅,木板地板上開始積成血泊。

「我、我只問一次。現在如果送醫院,你的命還有得救,但是,如果你不回答,或者發出大聲音,就、就割開你的肚子。」

男人動了動被楊抓住的下巴。

楊放開左手。男人不斷發出「哈、哈」的短淺喘氣聲,就像氣喘吁吁的跑者,偶爾還混雜著鳴咽般的尖銳聲音。

「葉在哪裡?」

奈美說。男人猛然回頭,看著奈美。他嘴巴正要張大,楊用左手遮住他的嘴,右手用力使勁。

楊的左掌下漏出男人的呻吟。

男人的頭抖動著,楊放開左手。

「在、在老大的公寓裡,四、四谷的若葉町,跟他的保鑣一起。那、那裡有兩個房間……」

奈美很快翻譯完。

「建築物的名字和房號。」

楊說完,奈美替他翻譯。

「若葉華廈,一○二一和一○二二……」

「保鑣有幾個人?」

「葉、葉會長的有兩個人,我們的人有兩個……」

「有槍嗎?」

「有、有……」

說著,男人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奈美。奈美覺得自己快要貧血,頭後方起了一陣寒意。她再也站不住,蹲在地上。

男人的聲音好像從遠方傳來。

「這個男人就是嗎?這個人就是嗎?」

哭哭啼啼的聲音問著。看到奈美沒回答,男人轉向楊,

「你、你就是毒猿?」

「Dokuzaru(毒猿的日文發音)?」

楊重複了一遍。

「對,剛剛我見過一個從台灣來的刑警,他說他在追你……好、好像姓郭。」

「郭……」

奈美拚命控制自己不要昏倒,看著兩人的對話。

「救救我,請你救救我。」

男人很痛苦地說。每一眨眼,就流出眼淚,泛紅的臉現在已經完全沒有血色。

「放過我吧,毒猿(Dokuzaru)……」

「不是Dokuzaru,是ㄉㄨˊㄩㄢˊ。

楊慢慢發音,讓他聽個清楚,接著他從男人肚子上抽出刀。

男人屏住氣,雙手按著肚子。

楊望向男人的眼睛,又一次慢慢地說,

「毒・猿。」

「ㄉㄨˊ……毒猿。

男人彷彿著了魔,重複著楊的話。

刀子劃過男人喉嚨。奈美沒看到接下來的光景,就失神昏倒了……

 

奈美為何願意幫助毒猿?毒猿的終極目標又到底是誰?一個人能殘酷地殺人,同時溫柔地愛人嗎?想要知道「毒猿」的真相,就一定要看《毒猿──新宿鮫Ⅱ》,皇冠文化集團12/13獨家出版!

 

 

【我的迴響】

 

 讓我想起韓版的電影【英雄本色:無敵者】 。這部電影裡義氣與榮耀磅礡呈現  ,對於人性與衝突刻畫細膩。讓我讀到「人生有很多選擇,但有時卻由不得你。只要有人性存在,就有悲劇,就有故事」。命運之手總是操弄眾生,「人定勝天」未免是人類太樂觀的看法。【英雄本色:無敵者】是一部類似咱們國片【艋舺】,探討黑道義氣之說,以及人性細膩刻畫的電影,有娛樂性,也有思考性。【英雄本色:無敵者】描述一對兄弟自幼被迫分開,哥哥長大後成了走私軍火的幫派老大,弟弟則成了警察。哥哥和搭檔在領導幫派的十年之中成為了莫逆。但卻因為一個背叛的手下而讓原本的生活全變了樣。此時警察弟弟也在旁計劃著要將這些幫派份子一網打盡。破裂的兄弟情與堅定的友情之間,四人的命運就此激盪著…結果命運之手的操弄,竟然黑道白道玉石俱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寶 的頭像
寶寶

Gaga舞台

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